中原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书画
楼主: 淡墨轻衫

中原文化网“美髯公”杯现代诗歌参赛诗歌版块推荐作品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57

主题

1021

帖子

222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222
 楼主| 发表于 2016-9-1 11: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老去的途中
文/温馨蝶舞


为了更好地安顿自己
星河之外,我必须整装待发
你无需送我散碎银两
也不必说出白橡树的模样
没有声色犬马,只要心灵指引
倾听百花采蜜,土地是洁净的
请理解宽泛些,再宽泛些
房屋和山野不动声色
星河之外,种子隐姓埋名

我必须走得再远一些
看天高地阔
在老去的途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57

主题

1021

帖子

222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222
 楼主| 发表于 2016-9-1 11:46:59 | 显示全部楼层
窗外


文/温馨蝶舞
窗外,多少风景在流失
从一棵榆树开始,你给我
一把斧头。河边的
小树林都不在了,现在
我的手指僵硬,需要左手
抱紧右手,不停移位

现在,我更像个衰弱的病人
懂得死亡和离开的不同
从黎明到衰落,草叶打量我
我打量空夜

这些年,我总是一个人
与生活周旋。我不断否定自己
直到与草木平分露水之身
熄灭最后一盏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57

主题

1021

帖子

222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222
 楼主| 发表于 2016-9-1 11:48:37 | 显示全部楼层
许多年后一滴雨落下来
文/梦圆湘江


这是不安的夜晚
我们是各自的方向和路标

后山上厚薄不定的时光
再过一个斜坡就老了

怀念不能让身体轻起来
我们成为互不明朗的事物

知更鸟发出第一声鸣叫
许多年后一滴雨落下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57

主题

1021

帖子

222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222
 楼主| 发表于 2016-9-1 11: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早晨到傍晚
文/梦圆湘江


从早晨到傍晚


树叶告别的仪式高人一等
卑微的生命,信任花朵握住闪电
信任香气开在灌木丛中
与她背道而行

她走向落日深处
潮湿的对岸,秋天的事物
尘埃清淡,她拾阶而上
秋草占领斜坡一条小道
路过人间

而人间泥土新鲜
她不问悲喜,一个人
沿着斜坡走了很远


树叶告别的仪式高人一等
卑微的生命,信任花朵握住闪电
信任香气开在灌木丛中
与她背道而行

她走向落日深处
潮湿的对岸,秋天的事物
尘埃清淡,她拾阶而上
秋草占领斜坡一条小道
路过人间

而人间泥土新鲜
她不问悲喜,一个人
沿着斜坡走了很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57

主题

1021

帖子

222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222
 楼主| 发表于 2016-9-1 11:50:47 | 显示全部楼层
《磨刀人》(组诗)

文/胡有琪


《磨刀人》


磨了一辈子的刀

刀钝
绣他一身的锈
刀亮
照他一身的疤

他的魂活在刀的锋芒上
一把刀
就是他一生的墓志铭


《刀》


从不知道忧的刀也抿起了嘴
忧从刀锋起  忧从刀光生
它怕出手
就沾上一刀的鸡毛  带菌的毛
染上禽流感

往常  刀常常是手起刀落
鸡鸭惊魂
它哈哈大笑
如今它常常装聋作哑
躲在墙上  偷窥世道是否平安


也怕自己流血
它常常想  这世道
心再狠  也狠不过天谴
H7N9  人怕  刀也怕


《磨刀的声音》


三月
桃花开始磨刀
春天的云就是它们的磨刀石
它们的刀越磨越亮
磨出一把把人面桃花

桃花磨刀的声音
让三月心暖
桃花的刀一出手
砍红山的脸  风一呻吟  
山泉诞生一路的快活


《磨刀的老人》


粗糙的岁月酝酿成一口浊气
变成嘴边梦游的孤独
吞吞吐吐

沾一些尘封的往事  如水



刀越磨越薄
心事却越磨越厚

磨亮的刀伤的是血气方刚的青春
他杀白了眉毛  又杀黑了内心的灯
却始终没有杀出自己的路

一辈子都是刀说话
他无话可说  话越来越没有重量
只有灵魂  
常站在刀光之上  说出生活的沉重
压得刀惊叫


作者简介:胡有琪(奇),男,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开江县作家协会主席。出版有个人诗集《野百合花》、《雪在燃烧》、《青山牧马》、《托钵在西藏行走》、《胡有琪诗选》。《中国云诗网》推出电子诗集《一粒莲语》、《爱的共和国》、《沉思与行走》、《月亮船》。主编有《开江作家散文诗歌作品选》。作品刊发《青年作家》、《四川文学》、《星星.散文诗刊》、《散文诗》、《散文诗世界》、《诗选刊》、《诗歌月刊》、《绿风》、《中国诗人》、《上海诗人》、《诗人》、《中华诗词》、《诗词报》、《燕赵诗刊》、《湖南诗人》、《北京诗人》、《大别山诗刊》、《现代禅诗探索》选刊、台湾《海星诗刊》、香港《新文学》、泰国《中华日报》、加拿大《北美枫》、澳大利亚《彩虹鹦》等官刊民刊。

邮    编:636250
通联地址:四川省开江县农业发展银行  胡有奇(胡有琪)
手机号码:1518282256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57

主题

1021

帖子

222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222
 楼主| 发表于 2016-9-1 11:5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一次邂逅'

文/爱千山
在明媚的早晨,以花开为由
空气中清脆的回响
叙述距离的那盏茶香
等风起
等她的白裙撩拨
与记忆里的笑靥,携带阳光
在那种满茶花的山坡
勾勒青春亮丽
踏云而来
一并而来的
还有坚定的信念
赐予相见的缘,和那
数尽思念的时光,只为欢喜
如期重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57

主题

1021

帖子

222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222
 楼主| 发表于 2016-9-1 11:52: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盏茶

文/爱千山

时光逝远,一盏茶
饮至无味,花开荼蘼
山与棱角
随着时间静静磨灭,留下
信念与爱
留下来的
就当是没有声音的故事
注入心里,烟头
有意的暗暗睡去,躺在风中
变轻
任由岁月
皱满了皮肤,却没有吹皱
那成长的柔情
梦中的身影,逐渐消瘦
染白发丝
染满天空的记忆
雨落下来,所有的感觉
于凝望中
成为一种语言,不忘初心
不失真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57

主题

1021

帖子

222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222
 楼主| 发表于 2016-9-1 11: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亭子里的诗人,亭子外的蝴蝶(组诗)


文/黑龙江   苦海



《亭子里的诗人,亭子外的蝴蝶》


亭子里的一个诗人
亭子外的一只蝴蝶
决定互换一下角色。

于是,我变成植物界的一只蝴蝶
摇摇摆摆盘桓在公园的亭子里
那一群摆弄裙子的
嬉笑的美女们的秀发上。
就像我的目光
此刻正投向那群喧闹的美女们身上。

但亭子外那只真正的蝴蝶
掠过了那群美女们的秀发
却并没有理睬她们的快乐
而是径直飞落在她们身旁
那一片万紫千红的花坛上。

假蝴蝶一定会留恋着人间的美女
真蝴蝶一定会痴爱着自然的花卉
假如,我和蝴蝶互换一个角色
一定都会更爱彼此所爱的对象。

我真得要做一只蝴蝶吗?
花枝招展,到处招摇。
都说花蝴蝶,花蝴蝶。

蝴蝶真得要做一个诗人吗?
文质彬彬,托物寓兴。
它没黑斑病,才会变成我。



《与一个陌生美女在亭子里邂逅》


冬天,半山上一个观景的亭子。
我在观景:一个红衣女子走来也观景。

亭子,我在观景,享受心中文字。
一个红衣女子也走进来享受拍照。

大约我们就闲聊了几句,她先聊的:
“大哥,这山就有这一个亭子吗?”

她说她是某超市的管理层人员
一个月有两天休息日。

她用手机拍了好几张
封冻江河,白雪照片。

我与她保持一定距离。她说:
“大哥,我先下山走了,我穿得有点少。”

其实,我有些遗憾
看着她红衣飘飘向山下走去。

她的身影踏着石阶消失。
我赶紧加快脚步向更高处攀去。
好像我俩是约会又分手的一对情人。

我与她眼前和心中的白云一定都飘得很高。
我与她无语,一定有些难舍难分。

祖国,大地,每每夕阳西下,清风吹送。
亲吻着她不认识的男人,亲吻着我不认识的女人。

我们的爱太少了,我们活得太孤独了。
我们的生活太复杂了,我们活得太不友好了。

我们的人生像祖国寒冬的大地一样荒芜。
我不能活得像洋妞心中的外国猛男一样。



《登山途中如果遇雨》


登山途中如果遇雨
我俩各有一把伞是最好的

登山途中如果遇雨
有一把伞我俩共同打

登山途中如果遇雨
我俩一把伞也没有

我会把身上的风衣
脱下来给你遮雨

亲爱的,我一定是这样做
你知道我多么爱你了吧

两把伞我们淡定在雨中玩
一把伞我们会羞涩地在雨中玩

没有伞我们会没有距离地
心心相映地在雨中玩。



《你能从阳台上给我递把伞来吗》


雨,护着我
在山间亭子中。

我在亭中听雨
没带伞登山。

到了山顶遇雨
被困于亭中。

你能从遥远的那个城市的阳台上
悄悄给我递一把雨伞来吗?



《亭子里的椅子会很凉屁股》


回到故乡
把一棵白桦树当成陪我游山玩水的你
早春,冷,微雨,乌云,不见阳光
我回故乡时,你没有来陪我。

因为,没有你的陪伴
我不坐在公园的亭子里
那亭子里的椅子会很凉屁股。



《以树的姿势在沐浴》


我回到故乡的北山公园
如果你和我在一起多好。
和我一起登山有多好。

我扯过你温柔的手儿
你挽住我坚实的手臂
像一对真正的恋人。

虚拟的红颜知己
我一生的情人
如果你和我一起漫步多好。

起初,我们看见红松的幼苗
往上走就看见高大的白桦树
我挑逗说:看!多像你的身体。

再往山顶,雨声似乎更大了些
一棵白桦树和一棵黑桦树正在水中嬉戏
恰如我和你正在以树的形象在洗鸳鸯浴。



《山腰的空亭子在等我》


我看见那个山腰的亭子时
没人。冬天。黄昏。
亭子里好像也空了
接近亭子时
发现那个亭子真是空的
它好像在等我站上去
看一看山谷下面的世界
世界和大地太静了。
我决定向空亭子走去
我到达了那里
首先要从天空里
掬一口水喝
再摆弄摆弄晚霞,采上一朵。
遗憾的是红颜知己没有如约而至
我们将不可能生个孩子
我将独自开启星际旅行。
今夜我将乘坐一个空亭子
飞出太阳系。



《亭子中,我杜撰的爱情》


她是从远方来到我生活的地方
我当大师傅亲自给她做烧烤。
花了十五元钱买了木炭和酒精
买了啤酒黄瓜西红柿葡萄饮料。

但是,一场大雨突至
把我和她从阳光灿烂的草地上
狼狈地驱赶到一个避雨的亭子里。

我:“亲爱的,这大雨停不下来了!
今晚不走了吧?”
她:“那小咬得把我们咬死。”

我:“亲爱的,这雨下得真猛!
这真是我人生中最坎坷的一次经历。”
她:“这点雨都坎坷吗?
那你的一生真是太幸福了!”

——真实的情形是:
我在公园里的一个亭子里避雨。
同时一对年轻的恋人也在避雨。
男孩正在给女孩做烧烤吃
女孩则正在玩手机看图片。

                         ————2016年7月4日于黑龙江省饶河县




苦海简介:
            

苦海:原名周平,男,教师。1965年生于黑龙江省虎林县东方红林业局。现居黑龙江省饶河县。诗歌发表在《中国诗歌》《中国新闻周刊》《诗歌周刊》《诗选刊》《诗林》《五台山》《时代文学》《海中洲》《北方文学》《草原》《北大荒文学》《诗探索》《太阳诗报》《淮风诗刊》《岷江文艺》《巴南文艺》《映山红》《核桃园》《泸水》《鹤乡》《零度》《鳯凰》《抵达》《芙蓉锦江》《大风诗歌》《天中诗刊》《安源诗刊》等一百余种诗刊(纸刊)上。曾经在《草原》《无界诗歌》《高港杯全国象棋青年大师征文赛》《淘漉杯最美短诗大赛》《中国网络诗歌》《微诗联盟月赛同题诗赛》《自由体定式诗歌大赛》等诗歌赛事中获奖。


苦海通联:155700    黑龙江省饶河县高级中学  苦海(周平)
信箱:pingzhonglang@163.com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rkh2009
手机号(微信号):13351041985
QQ:158501489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57

主题

1021

帖子

222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222
 楼主| 发表于 2016-9-1 11:5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忆一束阳光

文/麦穗
回忆一束阳光从树梢透过来撒在你的发丝上
回忆一片新收的麦场上金灿灿的麦子发散热腾腾的气浪
回忆一家家院子里都要会有一个老奶奶坐在小板凳上
用簸箕一下又一下簸着呆滞不动的时光流淌
回忆一抹嫣红飞上你少女娇羞的脸庞
回忆你跑过去的一转身留下的溢光流彩悄悄荡漾
回忆琐呐声声中花轿到门前的百鸟朝凤
回忆你红盖头下你莲步轻移掀开轿帘
端坐轿内放下轿帘
从此轿内轿外两个世界由此隔开

回忆一轮明月下呆坐石板上春心萌动的少年
回忆少年每天起起伏伏的心情羁绊
回忆少年从青丝到白头仍然坐在这块石板上
一遍遍回忆场景定格
一切一切就在眼前
岁月已经走远走到看不见
岁月从未走出一个人的思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57

主题

1021

帖子

222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222
 楼主| 发表于 2016-9-1 11:5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六月


文/洛阳琴心




六月,被一把镰刀剖开


沉积的记忆,瞬间跃出脑海
烈日下弓腰挥镰的母亲
麦茬垄里扶着犁耙的父亲
打麦场上拉着碌碡的老牛
抹着汗水挑堆麦秸的乡邻

这是六月,故乡的六月
没有诗情,缺少画意
入仓的麦粒,是唯一简单的希冀

脚步蹒跚的奶奶,捧着熬好的绿豆茶送进地头
早早当家的孩童,挎着竹篮捡拾麦穗

累了,树荫下歇歇凉
脚丫扎破了,抓把泥土捂上
故乡的六月,不懂矫情
田里的粮食,是挂在每个人心上的期望

没时间理会皂荚树上声嘶力竭的蝉鸣
没心情注目石榴花的火红
天不亮就进地,天黑尽才收工
收完了小麦,赶着玉米抢种
每一天都是希望,庄稼地容不得等

青蛙在田间聒噪,跳动着与镰刀争宠
汗水卷进土地,种子昂起身躯
六月,在父亲的肩头入梦
梦里,一片金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原文化网 ( 豫ICP备14007521号-1 )

GMT+8, 2018-8-20 12:45 , Processed in 0.44416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4-201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