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书画
查看: 6550|回复: 0

豫东古县太康四百年古堡——刘城村惊现保存完好的四百年老奏折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5-5-21 10:12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557

    主题

    3983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0860
    发表于 2016-10-7 20:5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豫东太康四百年魅力古堡——刘城
    整理:刘海龙 刘六珺 刘传顺
    编纂:刘圣强 刘传社
    豫东平原,涡水之阳,一个名不见经转的村落——刘城,却是有着四百年历史积淀的魅力古堡!
    刘姓的始祖原籍山西省平阳府洪洞县北门内是其故居。自明永乐年间,兄弟四人迁徙河南,长曰敬,下户陈留,次曰恩卜居通许,三曰惠朝庄南门有其苗裔,奈世远年久,不通往来,辈次名字皆不可知,四曰诚,是我始祖也,赘于万姓与之皆来,择沃壤与太康东偏北涡水之阳安家,初名其为万刘村,后又改为刘城云,然考其所以,来迁之故,盖遭元末来之凶荒,又遇明初之兵乱,闾里凋敝,四境萧条,河淮间平原旷野数千里举目赤。泊明成祖定鼎燕京,降旨移徙齐晋之间稠密者大举南迁,我始祖亦于是时举家南来,乐土之逝,亦如周迁岐山之下焉,始祖母万太君生五子,至今五枝并茂,散居于鹿睢柘太康间,村庄二十八,户口三千家,家业丰盛,人文蔚起,足见始祖培植深厚焉。
    自始祖迁徙至此,我刘氏即是名门望族,越五世守仓祖,六世心乾祖,父子相经家业丰盛,值明季兵荒,修堡避乱,始名刘家城焉,城南一市,名众城集,迄今支派虽分,本源自一。
    刘守仓,家富好义,以资财雄于乡,仁侠好义,台使举其名于朝,授五品服不受,越数载该部复上其义行。复光禄寺署承,辞不就,居家以赈恤贫困为事。万历年间,太康大饥,守仓出粟三百石赈之,饥亡存活无数。后柘城发大水,刘守仓又出粟八百石赈之,邑令会状以闻天子,嘉其义建坊旌之。时人以庇荫之,放张万福云。
    刘心乾字懋勿,光禄承守仓之子,早承父训,慷慨好施,以明经释,褐为别驾,使命未下,优游林泉,捐粟百石以济寒士,复施田百亩有奇以赡之,会中原大乱,太康尤被荼毒,心乾念唇齿之邑,捐粟八百石以助城守,又捐粟二百石以食饥者,无何柘境亦告急,心乾又送粟百石以甦(su即为缓解解除之义)困者,乙亥流氛益炽,远近戒严,心乾曰事急矣,吾邑弹丸,惧为所蚕食,乃走县输钱五百缗(min即串每串一千),粟五百石,修缮城池,募丁壮以固根本。复与众谋曰,贼朝夕至吾地,必为所鱼肉。吾与诸君计,建一堡以固我村,使父老子弟高枕无虑,可乎?众皆曰:诺,心乾乃出千金鸠工备材,众踊跃争赴,不日告成,堡周三里许,墙高四丈,外复开深沟,以防敌。自是屹然一保障矣。未几,贼大至,居民皆携家藏其中,心乾计口给食以赡之,寇惧其有备,不能克,乃掠他境而去。当是时免遭屠戮之惨,遍於临邑,而刘氏之堡无恙,事平计所费粮食一千三百余石,草薪二万条束,共值一千五百余金。众感其义,谋聚资偿之,心乾坚拒不受。曰:“拯难吾家故事,保全一方,以慰先灵足矣,敢言报乎!”而后众数千人相率赴府陈其义,潘慎阉太守为之立传,众又绘图以志不朽,给谏杜齐芳系以十歌见飞蓬吟。
    义行十歌,万历已未进士至刑科都给事中杜齐芳其一余载飞蓬吟 凶年禾黎净原显。桂比厨薪琼比粒。可惜人含枵(xiao空虚的意思)腹愁,寒闾(lv原指里巷的大门)妇子中宵泣。君家好义出仓箱。厚德生人人不忘。焚券田文未是奇,休声万里同凤翔。嗷嗷鸿雁集中泽,乡人披发愁心释,翻翻侠气足千年,宁数尧夫舟底麦,以上见柘城县志。
    崇祯十一年凶荒,瘟疫流行,饥民相聚为盗,心乾输粟五百石,银一千两,呈请筑堡自守,两院上闻,奉敕修建,明宋乱独此堡全活最多,见太康县志。
    附:刘心乾修建义堡奏折复印件
    刘城古堡修建于崇祯年间,距今有四百年历史。刘城城堡有三门,东门,西门,南门,城门楼高三丈,宽三丈,大门高一丈五尺,门厚六寸,上镶铁叶,两扇门均有馒头大的铜钉49个,东西南门各有大铁炮一对,大门两侧各有炮眼一个,直径约30公分,大铁炮能装火药二三十斤,射程百米有余,杀伤面积半亩地大小,各门有吊桥,白天放下,夜晚拉起,南门有铁制巨钟一口,高两米,直径约1.5米,钟顶部有铜质人头一颗,人头是两面脸据说是秦桧的头。每遇匪寇来袭,首问信者,速到南门撞钟,于是四外乡邻随入堡内,关上大门,拉起吊桥,平安无事。此外有特殊大事,如救火与外姓有摩擦争斗,只要城堡钟鸣,人们便蜂拥而至。
    城墙外面青砖砌墙,白灰勾缝,结构严密,层次分明。城墙宽三丈,在上面能跑马射箭,据长者云,刘城武举刘冠卿经常在城墙上骑马射箭,第末代堡主刘友和一生喜好拳术,经常聚方圆数十里的武士在城墙上传授切磋拔劲拳。城墙三门均有踏步台阶,东门在北,南门在东,西门在南,踏步台阶近百,举目远眺十数里,真乃气势雄伟,巍峨壮观。
    城外深挖三道壕沟,第一道称为大海子,宽约五十米,深十五米,外岸垂柳成荫,槐草茁壮,荷莲满壕,郁郁葱葱,春夏秋三季荷莲飘香,沁人肺腑,城墙上国槐树成行,枝叶间多闻蝉鸣,墙两侧,奇花异草尽展姿容,鸟语花香,不是虚名。
    第二道壕沟称二海子,宽25米深十米,两岸全是青翠茂盛的三春柳,放眼望去,就像墨绿的地毯,三春柳下蛙嬉咯咯,浓密枝叶间蝈声嚷嚷。 第三道壕沟称三海子,宽20米深8米,两岸荻草茂盛,槐草葱郁,蚱蜢赋诗,蟋蟀吟唱,歌喉甜美,诗奏联章。
    城东门外有一条通往陈州的大路,每年的二月二至三月三,古堡一带的顽童常在路边等候那些去陈州烧香祈福的善男信女,向他们讨要泥泥狗,小笛子,如数给了到还罢了,如若不给顽童就唱“烧香不捎泥泥狗,到家死恁小两口,烧香不捎小笛子,到家死恁小姨子”的歌谣,路上车水马龙,熙来攘往,推车的,挑担的,锢露锅的卖蒜的,也有官也有民,也有乞丐钦差臣。五花八门,无所不有,当时有“小清明上河图”之美誉。
    刘城古堡有三门因何没有北门,另有说法,据说,因为当时赐进士及第翰林院修撰儒林郎经筵讲官,东京日讲官钦命福建典试,御前起居注编纂六曹章奏往筵展书官刘理顺与周寨周督堂不和,周奏本说:刘理顺私修皇城,有篡朝谋反之意,后经调查,确实没有北门,娘娘下密旨曰:“什么私修皇城,不过是座状元府而已”自此刘理顺被选为驸马,到朝中随王伴驾。
    刘城古堡三大城门另有讲究,东门有关帝圣君关云长镇守,南门有青蛇白蛇看守,西门有白虎大将军把守。
    直至今日刘城古堡南门的灵气仍然应验,原居在南门的村民对守门大仙不敬,大年五更下饺子,下锅时分明是自己亲手包的饺子,待掀锅盖舀饭时,竟是一锅驴屎蛋子,本村人闻之不相信地说:“你真的有什么邪气,大白天能往下撒银钱才算真灵哩!”话犹未尽,大把银钱从树上哗哗落下。时至今日古堡的年长者还经常传说此事!
    还有一轶事,就是在南门放铁炮,无论何事何人在此放炮,十点九不响,即便点响,必然出事,不是炮炸伤人,就是炮歪射人,再不就是火药葫芦被燃烧,人们屡试屡验,没有例外,直到现在无论红白喜事凡之情者没有人敢在南门放炮。据说南门的青蛇白蛇原隐居于南城门内古堡七十岁以上的老者,年幼时晚上从众城集往堡内去,跨过南门一定是勒紧裤腰带,飞奔而过。百分之百的过来人都说:只要晚上路过南门,总觉得头发稍直竖,毛孔痉挛,就是现在的年轻人,晚间路过南门遗址还是心惊不安。南门的白蛇大仙,每逢刘氏家族有什么大祭大典之事,总是在刘氏宗祠上盘三圈之后,再到西边近百米的井内去饮水,相传这是百年前堡内人亲眼所见。
    刘城古堡的神奇还有,原来东西门南北两侧的水是一样的,可里面的水族不一般相同,路南边水里的鱼类,脊背都是黄色的,而路北水里的鱼类脊背却是青黑色的,连甲壳类的鱼鳖,路南路北也有黄青之别。原因何故不得而解!据说路南路北各类水族,自修堡之后才有区别,路南鱼类脊背是黄色,是修堡成活四乡难民,是正义之举,是受皇帝恩准之后才修建的,是受皇封之意,代表皇家意愿。而路北的水族是青黑色,是指原与刘理顺不睦的奸臣奏本说刘理顺私修皇城,而诬告正义者,所以它是非正义的象征。也有人说,咱刘城的古气不犯小可,是毓秀钟灵之地。由此不难看出刘城四百年古堡不是贫瘠之地。
    刘氏宗祠更不一般,大门楼插花兽盖顶,石狮把门,门楼两侧竖两根鎏金旗杆,大门口上方书“刘氏先祠”四个鎏金大字,熠熠发光,走进院内,大门两旁,各种花卉,成排成行,甬道两边,松柏林立,高大挺拔,一缕朝阳射来满院岚韵,紫气缭侥,加之刘氏是名门望族,整天香火不断,香火的檀香味和古松柏及各种花卉的幽香交织在一起,真是“十里路人问香到,百日病昏也醒神”。
    宗祠上顶,五脊六兽,小跑子,栽头鱼,望天吼,应有尽有,顶高三丈余,门口两侧,两个大石狮把门,门窗均是红木透雕工艺,室内光洁明亮。祠内四根明柱高一丈五尺,擎垛梁两根,明柱,垛梁上雕有飞舞的滚龙,走进祠堂举目可见,长九尺,宽四尺五寸的大幅横匾,上雕七彩二龙戏珠,“刘氏先祠”四个大字赫然在目,气势磅礴,宏伟壮观。入内庭仰望后上方,有崇祯亲笔题x写立匾一块,上书”刘氏宗祠“四个大字并有崇祯落款和御印。据老者讲崇祯皇帝还亲题”文官下轿,武官下马“一副对联。多数长者说是刻在门口的石碑上,在60年也就是我们读初小时宗祠的大门已不复存在,只剩下几棵斗盆粗的古柏和我们记忆犹新的宗祠古貌,时至今日,我已年愈花甲,身为刘城人而自豪!更为“四百年古堡”这么厚重的历史文化遗产而慨叹不已!
    五世守仓祖,六世心乾祖的府邸更加别致,坐落在城堡的正中间,路北朝南开门,走马门楼插花兽,全古典建筑群,在大门举目远望,正北一条中轴线,五门照直,不偏不倚,东西堂楼俱是飞檐斗拱,房顶建筑材料皆为上等,五脊六兽,琉璃瓦,左右廊坊俱全,大门两侧一对大铜狮子把门,两根鎏金旗杆三丈有余,大门左侧一块上马石一米见方,石上雕刻攀龙附凤,大门楼前额悬挂双千倾牌。从大门至后堂楼,总长不下百米,楼阁厢房百间有余,主仆计数超过百人有,出行乘轿车,骡马全是一色,看戏赶会,带银两无数,遇贫困者发给银两,见饥饿者拿馍端汤,在方圆百姓心中享有活菩萨美誉,并要求刘氏后人都要乐善好施,常怀仁义之心!
    守仓,心乾祖有良田双千倾,直至北京城,去北京城不吃外姓的水,六十里一个驿站,光驿站三十个,各站主管除招待进京人员生活外,每驿站方圆数十里管辖上百顷,几十顷数目不等的土地。在民国时期还有主管刘氏驿站的后人,前来刘城找老家说:“河北省内的大柏树林是刘城的。”现在太康县城的于家院就是刘城的的老宅子。
    守仓,心乾祖,两代家业丰盛,拥有双千倾良田,只知生前乐善好施,救各种灾急,出资、出粟无数,给当时万千庶民带来诸多恩惠,岂未晓,他还给国家和我族遗留下一笔不可估量的物质财富。
    事情发生在1991年腊月二十三,守仓心乾祖古墓被盗,族人闻讯观之,发现一纸藏单,是心乾祖写给其父守仓祖的随藏物品单,上记:金银库房已经封锁,红马一匹,白马一匹。鞍辔(pei)俱全,乘轿一顶,轿夫四人,每人扛银钱一褡裢,事后听台湾电台报道,所盗之物价值四千万人民币。后被追回交于某博物院。所谓金银库房决非少量金银珠宝之称谓,由此可知我刘城“四百年古堡”深厚而宝贵的文化底蕴。
    守仓心乾世袭寨主二百年,至十五世由东村长门刘友和接任,故址依旧,楼堂瓦舍与大寨主相同,不过只有良田二十八顷,没有后花园。
    刘友和字致中,从九候选典史,同文公之子。性磊落,量达大度,品端方正,疏资财见义而勇为,怜贫苦乐善而好施。公幼生富家,不善治业,恶读书而好武术,各种兵器无所不精,而于捶法更为精妙。武功之正,尤为一生之绝世,年富力强时,四乡武英及族中年少而投书学世者不下百数,公均尽力一一传授。且给烟茶之资。先后二十年未尝间断。里中如有匪警,公即率其徒众勇往救护,被害之家未有不感其德者。公不愧为四乡之义士,且为一方之干城也。公后欲清净不愿与鬼怪为敌,常以种瓜为消遣,配硝花为至乐,衣不求华美,食不求珍贵。但狗肉为其最大嗜好,他的种地户能够如愿送其一条好狗,当年所种十之二十亩的地租便被轻易免去。正因如此,原有的二十八顷良田,最后所剩不到百亩。刘友和卒于民国十五年五月二十四日,享年八十四岁。
    据传五世祖义子刘理顺,原河南杞县花园村人,自幼在刘城长大成人(撰文祥载刘氏家谱六修内)某夜守仓祖得清晰一梦,梦见大门口上马石上卧一白虎。梦醒之后再也难眠,便在五更时分,穿戴整齐,披上皮裘,搬斗椅一把,坐在大门口以观当日动静。天刚放亮,一衣着褴褛的中年妇女领一面黄饥瘦的数岁男童来家讨饭。刚开口,院内一条大狗蹿出门外,男童受惊大骇,忙拽住母亲的衣襟,躲闪不及,一蹦跳到了上马石上。守仓祖喝退家犬,问清来龙去脉,方知来者家境贫寒,难以生计,靠出外讨饭为生,守仓祖闻情泪下。看看一表人才的男童,对其母说:“你们母子衣食无着,居无定所,靠讨饭度日决非长久之计,如此这般还会耽误孩子的前程,若不然,你们母子就留在我家中,收留孩子为我义子如何?”刘理顺母亲闻言就地跪拜谢我五世守仓祖之恩典。自此刘理顺母子就在我刘城安身,刘理顺也开始启蒙就读,直至次进士及第刘心乾上奏“增修砖堡奏折”被恩准。刘理顺从京城回到刘家城协助其第心乾修建砖堡。未多日,堡成。便撰文“刘公修建义堡记”。自此以后,刘理顺被招为驸马,再也没有回到刘家城,随王伴驾直至崇祯帝吊死煤山,而自缢与崇祯皇帝脚下。
    刘城古堡共有大小庙宇六座,关帝庙坐落在城东门外约一百米路北,火神庙原坐落在关帝庙前面,后因关帝庙重建,搬迁到现在的关帝庙东侧。玉皇庙原坐落在关帝庙东侧约五十米处,现已不存,泰山庙原坐落在众城集东南200米处,现已不存,土地庙原坐落在东门里30米路北,二十年前还有,现已不存。
    现在的关帝庙重建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移至原址西侧约10米。原貌仿陈州伏羲庙前殿式样,据传始建于清初,六座庙宇均同时修建,其中以关帝圣君最为灵验。清初和民国时期,我们这一带祈雨抬辇最为著名。若久日天旱无雨,黎民百姓便自发组织起来,把关帝圣君的木塑抬到干涸的坑里晒(俗称晒关爷)三伏天气,关爷塑像晒得脸上出汗,于是人们便搭上神棚,写来大戏,神棚正前方插上一杆帅旗,上书斗大的“关”字,神棚内设头号大缸盛满水,另设供桌,上摆各种水果供品,香案上香火点点,烟雾缭绕,棚外锣鼓喧天,铁炮震耳欲聋。等候马子(即神汉之类的巫师)的到来。相传,马子张乱(现柘城乌眼张人)在我村晒关爷时即有灵感,哈欠,喷嚏不断,魂不守舍,寝食难安,无论在哪距刘城多远马不停蹄,日夜兼程,水米不沾,直奔刘家城,随后一头栽进神棚内的关帝像前,口吐白沫,四肢僵直,不省人事,接着,众人将马子抬到神棚外,在马子两边各摆十二蹲大铁炮,不间歇地燃放,两个时辰左右,马子苏醒,一个鲤鱼打挺,跃然而起,疾步神棚内的大水缸前,张口伸舌,舌长五寸,哈达哈达喘着粗气,顿时缸中之水下降二尺有余,紧接着马子张乱便抱着关爷的脖颈失声痛哭,边哭边向关爷诉说旱情:“关帝圣君老爷,本地正直三伏,数月无雨,田野旱的火着,五谷禾苗堪堪至死”等等。给关爷要雨,而后便演起双簧,把自己要雨之说及关爷的回应说了好大一通。随后马子张乱仰天大笑,并大声疾呼:“众位听了,关爷有令,现在启动,去四道寺天爷庙取水”(四道寺天爷庙在现在佰岗乡曹楼村西南)一声令下,一边蹿出揽旗官田冠修(柘城县佰岗乡,郭楼村人原在刘城种地)怀抱关公令旗,站在关公面前高声呐喊:“关二爷圣驾启动,四道寺取水”!众等数百余人,一字摆开长队,前面锣鼓开道,数十蹲大铁炮轰轰隆隆,不绝于耳,后边紧随上书斗大“关”字的一杆大道旗。大道旗后,马子张乱,揽旗官田冠修簇拥着关二爷的圣驾,数百人随后,真是山摇地动,气势恢宏。沿途十多里村庄的男女老少从大街小巷,成群结队,蜂拥而至,翘首观望,无不称奇。
    抬辇行至四道寺后,关二爷圣驾在天爷庙门前落定,揽旗官护定圣驾,锣鼓炮声停歇。马子代表关公向玉皇神像施礼问安,随后便向玉皇大帝求降甘霖。数百人在关公圣驾之后一起跪地、扣头。马子要雨约一个时辰,具体说了什么,因当时年长者有文化的甚少,不能记忆。最后,马子一声呐喊:“天爷令下,随后带雨”。于是大队人马沿原路返回。喧天的锣鼓、震耳的炮声再次响起,热闹依旧。走到伯岗东门时,一阵东南风起,上空出现片片乌云。只见乌云越来越低,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当行至伯岗西门时,一声闷雷从头顶滚过,倾盆大雨随即而至,数百人淋如落汤。当人们冒雨赶回刘家城时,风停了,雨住了,天晴了,地透了。抬辇的人们无不为之欣喜若狂。为记住这次抬辇,人们总结了一个歇后语:刘城的关爷——真灵!
    距我们村不远的乔庄,见刘城抬辇如此灵验,随即效仿,但屡抬不灵。众人因劳而无功非常恼火。一中年汉子为泄心中愤懑,趁月黑风高之夜,一怒之下将关帝庙一火焚之。庙内神像被烧得面目全非。刘城抬辇众人闻此消息,随口编了一段顺口溜:“乔庄人,好大胆,刘城抬辇你抬辇,抬一回辇丢一回人,最后落个火烧神。”从此,乔庄抬辇传为笑柄。
    刘城关爷灵验之事不胜枚举,现就几位健在的人的亲身经历简述如下:
    航天工程部原电工刘传美,小时候在关帝庙内玩耍,因其好奇,爬到神台上伸手把老关爷的胡子拽掉几根,上午回到家里,两腮肿的像两个大馒头,家人问其谁给打的,传美连说不是。后来听他同伴说,他拽了老关爷的胡子。父母闻讯即刻到庙里烧香上供,给关爷赔不是,果然不到傍晚,未经治疗,传美的腮帮自然消肿。
    刘城东村的几个年轻人在关帝庙里玩色子,没有小盆,有人说:“先借关帝庙的香炉用一下。”于是便把香炉的香灰磕去,玩起了色子。天到上午,众人离去时,刘心勇的二叔憋不住尿,就把关爷的香炉尿的满满的,又摆在了关爷的香案上,回家吃饭去了。
    吃过饭,他在家找了个小铁铲磨了起来,磨了擦,擦了磨。有人问他磨铲子干啥,他只是抬头看看,面无表情,默不作声,低下头还磨小铲。一直磨了四天,小铲被磨得锋利无比,自己来个开膛破肚自杀身亡。此事千真万确,刘城七十多岁的人无人不晓。
    时至1962——1963年,关帝庙已不复存在,只有旧址,可白天黑夜那里的香火仍旧不断,方圆数百里的人都来烧香讨药医病。后来破除迷信搞得厉害,抓住烧香讨药的就要批斗,为避其不测,讨药人不敢在关帝庙旧址烧香。于是就到庙的旧址抓一把土,近的回家,远的到运河滩的南瓜地,寨墙内外的隐蔽之处进行讨药。刘城方圆各个角落晚上是香气扑鼻,人头攒动,点点香火,如同天上繁星。
    一天,我舅母来我家中,母亲问其缘由,才知道舅母患了严重的眼疾,多处求医未见好转,为此才来刘城讨药。那时我九岁才上二年级,只见舅母压低嗓门对母亲说:“姐,现在庙岗上有民兵把守,生人若去抓土,必受盘问或者抓走批斗,你自己庄的不碍事”。于是母亲就去庙岗抓了一把土,在自己院子里摆上案板,(当时刮五风,桌子都被劈烧了)焚上香,讨起药来,九岁的我很好奇,站在一旁不敢吱声,却看得仔细。有人说讨药讨的是香灰,我也这样想,可后来待香燃尽,纸包里讨来的药竟是橘黄色的,并非香灰,个中缘由令人费解。
    不久舅母竟㧟着“焦饼茶供”来我家还愿啦,多年的眼疾彻底好了。
    刘城的古迹还有关爷井,相传数百年来,关爷井的水是有讲究的,凡在关帝庙讨药治病的人们,每每都用关爷井的水送服,只有这样,很多顽疾才能在很短时间内见好。最典型的就是一九五三年的六月初一,刘城适逢大会,加之天气炎热,没到中午关爷井的水便被喝干。据说当时十里八村甚至几十里外的人都来赶会,一是到关帝庙赶香火,二是讨药治病,三是没病之人喝点关爷井的水能预防夏秋瘟疫。所以有病无病的人都争着喝关爷井的水,前来关帝庙给家人和亲戚讨药治病的人们,也都带着瓶瓶罐罐往家里捎点水,关爷井的水不到中午就清晰见底了。
    柏台子坑是当时人们盛夏游乐圣地,柏台子坑位于刘城集南,占地约八亩,四周碧柳垂丝,桃李芬芳,岸边奇花异草,争奇斗艳。柏台子坑中有一小岛,上有古色古香凉亭一座,亭內有一些石桌石凳,是供人们休息用的,每天早晚都有人在这里游玩,散步,下棋,打牌,说说笑笑,十分热闹。岛上苍松翠柏分列两旁,青松滴翠,柏木流香,坑内水平如镜,清澈见底,莲藕成片,水草碧莹,出水芙蓉,亭亭玉立,含苞待放,时而有三两只蜻蜓立在水草上头。成群结队的鱼儿游来游去,泥鳅不时炸着响鞭,阳光照在水面,波光粼粼,微风拂过,水面荡起道道涟漪,有两只花船上搭凉棚游在水上。每每夏日坐满游人,游船随波荡漾,如在画中。时而有几位老人在树荫下垂钓,时见一些青年在石凳旁把未来畅想。由此不难想象,当时刘城的老人,青年是何等的逍遥自在。他们的日子过的是多么美满理想。
    据传柏台子坑的小岛上,隐居着柏台老母,专为青年男女牵线搭桥,由于当时封建意识浓厚,青年男女白天不敢来往,但每到夜半更深,许多青年恋人,携纸马银钱。到柏台子坑周围焚香燃烛,祈祷有情人终成眷属。而大多数都能如愿以偿。这就是当年柏台子坑,令人心驰神往的地方。
    刘城还有很多奇方妙术,医疗之法。在我的记忆中,寨里东村的长美祖,长龄祖兄弟二人,虽家境不富,却乐善好施,一生中以一技之长救人所急,当时疟疾流行,长美,长龄祖能以术数算疟疾,但从不计报酬。我年幼时患疟疾,用截疟法无效,他们就以术数算法算出了使我患疟疾的虐子鬼,藏在了我家堂屋的西窗棂上,于是回到家中,母亲就念叨念叨,我的疟疾就好了。长美,长龄祖还能以“午雷法”驱邪,以“灶爷法”叫魂,每每灵验,达到极至。现在我村的圣宇兄扔能驱邪叫魂。而截疟算疟之术已经失传。
    还有居住在南门的心魁伯,他是以“太阳法”驱邪叫魂,也都是不计报酬,在给昏睡不醒,发段子烧的儿童叫魂时,把自己右手藏在衣襟下,据说是别决,叫五指不露白,口中念动咒语,声不出唇,叫叫就好,真是不可思议,现已失传。
    又有城东门的刘心冤伯父(原名刘心正)他能别决念动咒语禁疙瘩和恶疮,我三四岁时,脖子上多次起疙瘩,都是心宽伯父禁好的具体做法是,将新打的井水盛在碗里,用手指蘸水,念动咒语在疙瘩周围划动,正三圈到三圈,据传他的咒语是:“日出东方水连财,我请仙人打水来,仙人打水我承当,能消七十二种大恶疮”。现只知道他的咒语是这样,至于他别的是“龟决”还是“金刚印”决不得而知,用以上方法治好许多患者即不花钱又无痛苦。
    还有健在的刘圣宇兄,他是承其祖父之法给人叫魂,至于他用的是何法决,古人云:”“法不传六耳”要想把这些奇术秘诀公布于众决非易事。
    城南一市里是刘城的一大景观,刘城南门外有一集市,名“众城集”东西街道长约半里,一街两行店铺林立,虽规模不大,但非常热闹。
    天刚蒙蒙亮,集市上已经人声嘈杂,烧饼炉前围满了赶集的老老少少,油馍锅旁刚刚炸出的几根油条被先下手者抢了个精光,豆沫大叔刚刚停下脚步,碗筷勺盆就发出一片声响,太阳从东方刚刚升起,集市上更显得热闹非常,买卖东西的人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小商小贩此时显得更加繁忙,瓜果蔬菜一街两行格外新鲜,男女老少前挤后拥挑拣品尝,南腔北调的叫卖声此起彼伏,讨价声还价声不停地在耳边回响,满街都是攒动的人头,老汉被挤得甩掉衣裳,过往行人举步艰难,小孩被挤的哭爹喊娘,整个街道热闹如潮,直到吃饭集才散场。
    早饭后集市上又是另一番景象,剃头铺里进进出出非剃即剪,中药铺内诊脉查病抓药付钱,打铁炉前火花四溅,又烧又煅,买铲子的要锄头的围成一片。木匠铺里叮叮噹噹不錛就砍,买桌椅的,拉柜箱的来往不断,粮行米店肩扛手提摩肩接踵,印花布匹质量不等有贵有贱,裁缝铺里量体裁衣,穿针引线,送布料的拿衣服的,非女即男。要说热闹还是黄昏后的酒店旅馆,天不黑各类商贾推车挑担都往这赶,锢露锅的换针线的刚刚落脚,耍把戏的说评书的又来到店前……
    距旅店不远还有个酒馆,掌灯时分大小房间已经坐满,划拳的,行令的,猜酒宝的用杯碰的兴高采烈,要素菜的吃肉面的大盘子大碗,酒足饭饱面红耳赤回到旅店,喊哥哥的称兄弟的,说胡话的打喷嚏的一堆一团,讲前朝的,道五帝的,叙家常的,喷大气的,后语不搭前言,整个旅店乱哄哄嚷成一片,直到深夜街道才得暂时安闲。来商贾最为信赖!刘家旅店时常客满,往来商贾最为信赖!这就是热闹的刘城集市,它就是这样的不同一般。
    社会变革,时过境迁,刘家城的文化底蕴已经沉睡了许多年,城墙没有了过去风景,二、三道海子凸凹不平,残缺不全,大海子也已经干涸见底,再也没有飘香的莲藕,而是角角落落野草长满,六座庙宇只剩下关帝庙一座,柏台子坑再也没有当年的容颜,刘氏宗祠虽已重修却不见了原来的巍峨壮观,关爷井虽说还是那口老井,但环境变换已经没有了甘泉,威震敌胆的六蹲大炮,遭历史变迁去往钢厂冶炼。刘家城这座古堡失去了四百年前的人文景观,时光变迁,中华儿女要传承先祖历史文化,望有朝一日能恢复刘家城原貌原址,这正是我辈族人之期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原文化网 ( 豫ICP备14007521号-1 )

    GMT+8, 2018-12-12 01:04 , Processed in 0.395866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4-201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