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书画
查看: 3198|回复: 40

雷平阳诗选欣赏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0

主题

50

帖子

114

积分

秀才

Rank: 2

积分
114
发表于 2016-12-25 09: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母亲》

我见证了母亲一生的苍老。在我
尚未出生之前,她就用姥姥的身躯
担水,耕作,劈柴,顺应
古老尘埃的循环。她从来就适应父亲
父亲同样借用了爷爷衰败的躯体
为生所累,总能看见
一个潜伏的绝望者,从暗处
向自己走来。当我长大成人
知道了子宫的小
乳房的大,心灵的苦
我就更加怀疑自己的存在
更加相信,当委屈的身体完成了
一次次以乐致哀,也许有神
在暗中,多给了母亲一个春天
我的这堆骨血,我不知道,是它
从母亲的体内自己跑出来,还是母亲
以另一种方式,把自己的骨灰搁在世间
那些年,母亲,你背着我下地
你每弯一次腰,你的脊骨就把我的心抵痛
让我满眼的泪,三十年后才流了出来
母亲,三岁时我不知道你已没有
一滴多余的乳汁;七岁时不知道
你已用光了汗水;十八岁那年
母亲,你送我到车站,我也不知道
你之所以没哭,是因为你泪水全无
你又一次把自己变成了我
给我子宫,给我乳房
在灵魂上为我变性
母亲,就在昨夜,我看见你
坐在老式的电视机前
歪着头,睡着了
样子像我那九个月大的儿子
我祈盼这是一次轮回,让我也能用一生的
爱和苦,把你养大成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0

主题

50

帖子

114

积分

秀才

Rank: 2

积分
114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5 09:03:53 | 显示全部楼层
《亲人》


我只爱我寄宿的云南,因为其他省

我都不爱;我只爱云南的昭通市

因为其他市我都不爱;我只爱昭通市的土城乡

因为其他乡我都不爱......

我的爱狭隘、偏执,像针尖上的蜂蜜

假如有一天我再不能继续下去

我会只爱我的亲人——这逐渐缩小的过程

耗尽了我的青春和悲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0

主题

50

帖子

114

积分

秀才

Rank: 2

积分
114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5 09:0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光辉》


天上掉下飞鸟,在空中时
已经死了。它们死于飞翔?林中
有很多树,没有长高长直,也死了
它们死于生长?地下有一些田鼠
悄悄地死了,不须埋葬
它们死于无光?人世间
有很多人,死得不明不白
像它们一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0

主题

50

帖子

114

积分

秀才

Rank: 2

积分
114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5 09: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战栗》


那个躲在玻璃后面数钱的人  
她是我乡下的穷亲戚。她在工地  
苦干了一年,月经提前中断  
返乡的日子一推再推  
为了领取不多的薪水,她哭过多少次  
哭着哭着,下垂的乳房  
就变成了秋风中的玉米棒子  
哭着哭着,就把城市泡在了泪水里  
哭着哭着,就想死在包工头的怀中  
哭着哭着啊,干起活计来  
就更加卖力,忘了自己也有生命  
你看,她现在的模样多么幸福  
手有些战栗,心有些战栗  
还以为这是恩赐,还以为别人  
看不见她在数钱,她在战栗  
嘘,好心人啊,请别惊动她  
让她好好战栗,最好能让  
安静的世界,只剩下她,在战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0

主题

50

帖子

114

积分

秀才

Rank: 2

积分
114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5 09: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学校》
  
去年的时候它已是废墟。我从那儿经过
闻到了一股呛人的气味。那是夏天
断墙上长满了紫云英;破损的一个个
窗户上,有鸟粪,也有轻风在吹着
雨痕斑斑的描红纸。有几根断梁
倾靠着,朝天的端口长出了黑木耳
仿佛孩子们欢笑声的结晶……也算是奇迹吧
我画的一个板报还在,三十年了
抄录的文字中,还弥漫着火药的气息
而非童心!也许,我真是我小小的敌人
一直潜伏下来,直到今日。不过
我并不想责怪那些引领过我的思想
都是废墟了,用不着落井下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0

主题

50

帖子

114

积分

秀才

Rank: 2

积分
114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5 09: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杀狗的过程》


这应该是杀狗的
惟一方式。今天早上10点25分
在金鼎山农贸市场3单元
靠南的最后一个铺面前的空地上
一条狗依偎在主人的脚边,它抬着头
望着繁忙的交易区,偶尔,伸出
长长的舌头,舔一下主人的裤管
主人也用手抚摸着它的头
仿佛在为远行的孩子理顺衣领
可是,这温暖的场景并没有持续多久
主人将它的头揽进怀里
一张长长的刀叶就送进了
它的脖子。它叫着,脖子上
像系上了一条红领巾,迅速地
窜到了店铺旁的柴堆里……
主人向它招了招手,它又爬了回来
继续依偎在主人的脚边,身体
有些抖。主人又摸了摸它的头
仿佛为受伤的孩子,清洗疤痕
但是,这也是一瞬而逝的温情
主人的刀,再一次戳进了它的脖子
力道和位置,与前次毫无区别
它叫着,脖子上像插上了
一杆红颜色的小旗子,力不从心地
窜到了店铺旁的柴堆里
主人向他招了招手,它又爬了回来
——如此重复了5次,它才死在
爬向主人的路上。它的血迹
让它体味到了消亡的魔力
11点20分,主人开始叫卖
因为等待,许多围观的人
还在谈论着它一次比一次减少
的抖,和它那痉挛的脊背
说它像一个回家奔丧的游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0

主题

50

帖子

114

积分

秀才

Rank: 2

积分
114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5 09: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家乡已面目全非》

我的家乡已面目全非
回去的时候,我总是处处碰壁
认识的人已经很少,老的那一辈
身体缩小,同辈的人
仿佛在举行一场寒冷的比赛
看谁更老,看谁比石头
还要苍老。生机勃勃的那些
我一个也不认识,其中几个
发烟给我,让我到他们家里坐坐
他们的神态,让我想到了死去的亲戚
也顺带看见了光阴深处
一根根骨头在逃跑
苹果树已换了品种;稻子
杂交了很多代;一棵桃树
从种下到挂果据说只要三年时间
人们已经用不着怀疑时光的坚韧
我有几个堂姐和堂妹,以前
她们像奶浆花一样开在田野上
纯朴、自然,贴着土地的美
很少有人称赞,但也没人忽略
但现在,她们都死了,喝下的农药
让她们的坟堆上,不长花,只长草
我的兄弟姐妹都离开了村庄
那一片连着天空的屋顶下
只剩下孤独的父母。我希望一家人
能全部回来,但父亲咧着掉了牙齿的嘴巴
笑我幼稚:“怎么可能呢
生活的魅力就在于它总是跑调。”
的确,我看见了一个村庄的变化
说它好,我们可以找出
一千个证据,可要想说它
只是命运在重复,也未尝不可
正如这个阳光灿烂的下午
站在村边的一个高台上
我想说,我爱这个村庄
可我涨红了双颊,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它已经面目全非了,而且我的父亲
和母亲,也觉得我已是一个外人
像传说中的一种花,长到一尺高
花朵像玫瑰,长到三尺
花朵就成了猪脸,催促它渐变的
绝不是脚下有情有义的泥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0

主题

50

帖子

114

积分

秀才

Rank: 2

积分
114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5 09: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卖麻雀肉的人》

卖菜人的脸色偶尔有明亮的
衰枯的占了绝大多数。有一个人
他来自闷热的红河峡谷
黑色的脸膛,分泌着黑夜的水汁
我一直都想知道,他成堆的麻雀
从何而来,他的背后
站着多少在空中捉鸟的人
但每一次他都丧着脸
并转向黑处。他更愿意与卖瓜人
共享寂静,也更愿意,把分散的
麻雀的小小的尸体,用一根红线串起
或者,出于礼貌,他会递一支
红河牌香烟给我,交谈
始终被他视为多余
把这么多胸膛都剖开了
把这么多的飞行和叫鸣终止了
他的沉默,谁都无力反对
现在,他只是一个量词
死亡的香味,不分等级
可以斤斤计较,讨价还价
我没有劝诫他什么,反而觉得
麻雀堆里,或许藏着
我们共同的、共有的杀鸟技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0

主题

50

帖子

114

积分

秀才

Rank: 2

积分
114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5 09: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几条河流在赛跑》

在云南的北方,几条河流
在并列奔跑,它们像几个
背着镜子的乡下理发匠,它们在打赌
顶着白茫茫的阳光,看谁
跑得又响又亮
我喜欢那些河流脊背上的镜子
黑颜色的边框,无休止地耸动着
与远处的山脉保持同一种流向
至于它的玻璃部分,我心慈悲
我从中看见了累死于天空的鸟
它们细小的双翅和骨架
堆满了坎坷不平的河床
站在俯视的角度
我当然更喜欢河流本身
笔直、坚硬,还带着一丝
直面粉碎的悲怆。但我常常紧闭双眼
因为我的体内永远也囤积不起足够的
可以稀释悲恸的能量:这些河流
它们更像是几支精神病患者组成
的队伍,在梦境中演练癫狂
我们为之恐惧的景象
当然还没有绝迹,孕育这些景象
的高原依旧矗立。不幸的是
在与河流赛跑的队列中
我们常常是最醒目的,像一圈圈
蚂蚁在腐朽的牛骨上雕刻出的花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0

主题

50

帖子

114

积分

秀才

Rank: 2

积分
114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5 09: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怀念德宏州》

我一直想重返德宏州,瑞丽城的
外贸街上,黑颜色的缅甸人
薄薄的衣衫下,藏着一串串廉价的手镯和项链
“先生,买一串吧,最好的珍珠。”
塑料和珍珠近似得难以分辨,真与假的连环套
已经不是判别生活质地的教科书。它甚至
透出不可多得的温馨,外加一丝救赎
美妙的边城之夜,秀竹般的少女
用身体运来汁液饱满的菠萝、柚子和芒果
与之对衬的是演舞厅里的人妖
妖的味道,堵住了所有皮革画卷上
的毛孔。和谐的邻居,敲击着宽容的
象脚鼓!一座座佛塔,再黑的夜
也闪亮着圣洁的轮廓,它们驯服了人们
豢养于体内的一只只猛虎……我真情
怀念那儿的一切,双掌张开
十个指头均是德宏茂盛的植物
前些天,有人从那里给我带来了一捆甘蔗
甜浆的重量,让我联想到一千个乳头
羞于谈回报,爱一个地方爱到
如此痴狂的地步,我甘愿承受
整个云南所有的相思与孤独
“先生,买一只手镯吧,它能将你的情人锁住。”
缅甸人的声音,不属于哀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原文化网 ( 豫ICP备14007521号-1 )

GMT+8, 2017-8-23 13:56 , Processed in 0.375431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4-201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