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书画
查看: 2791|回复: 1

全民救赎----第3章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9

主题

39

帖子

137

积分

秀才

Rank: 2

积分
137
发表于 2017-8-2 22:2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3章 关于案件的初步调查(1)
  实验大楼的院子紧邻着一个部队军区,其实本身就是军区的一块属地,在爆炸声响起的同一时间,警报声也同时响了起来,刺耳的声音响彻方圆数里。不过几秒钟时间,就有几名的警卫冲了进来,赶紧检查一番,就看到了地上躺着的张翰,已经血肉模糊,谢教授横倒在走廊的过道里昏迷不醒,身上不知道有什么伤口,只看到血流了一地,李一冰算是幸运的,只是昏迷了过去,暂时没有什么大碍,警卫赶紧呼叫医护人员,紧接着就有大批全副武装的士兵冲进了院子,前前后后围得水泄不通。
  李一冰醒来的时候,正躺在军区中心医院的病床上,幸好身上没什么大碍,只是耳朵里一直嗡嗡作响,床头打着吊瓶,安静的可怕,病床的一侧,站着一名医护人员.
  “发生了什么事?”她摇摇头问道。
  护士看到他醒来了,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淡定的说道,“请不要乱动,小心体温计。”
  李一冰这时才注意到,原来自己的腋下还夹着一支体温计,他看到护士的表情和样子也懒得再说一句话。闭着眼睛,仔细的想了想,隐隐的回忆到了一些什么。
  等到那名护士取走了体温计看了看说了一声正常之后,李一冰随口问道,“这是哪里?”
  “医院!”护士依旧冷冰冰的回答。
  呵,李一冰轻轻地笑了一下,这个问题也是多余了,这里当然是医院了,不用想也能看得出来,“谢教授呢?他还好吗?”李一冰轻轻地问道。
  “你可以去看他,”护士说着收起装有体温计的盒子,“不过,估计现在不行。”说完这句,护士收拾完桌子上的医疗器械,转身就往外走。
  哎!李一冰枕着胳膊躺下来仔细的回想着,一切都关联起来的时候,好像一切都已经明白了,却又越加模糊起来。她动了动身子,身体并无大碍,这间单独的病房,也是相当简单,除了简单的医疗设施之外,就只剩张两米宽的床,此外并没有什么。
  看来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她想到。便掀开了被子下了床,刚想往门口走去的时候,病房的门被从外面推开了,两名穿着警服的男人走了进来,一个大概四十岁左右,另外一人是个二十多岁年轻帅气的小伙子,这两个人李一冰并不认识,所以就什么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着。
  “请坐,”来人非常的礼貌,看了李一冰一眼,好像早已经预料到她会站在这里,尽管脸上表情很严肃,但是还是挤出了一丝笑意。李一冰茫然地转过身去,重新坐在病床上,等到她坐定的时候,对方两人分别从衣兜里掏出来了一个证件,在她的眼前展开。
  “我们是中央警卫团的警员,”年龄稍大人人说道,“我叫周宏,他是我的同事吴昊杰,我们来对一些事情进行佐证,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的工作。”
  中央警卫团,李一冰在心里默默的念叨,这个机构她并不陌生,但是也基本上没有打过交道。
  “发生了什么事?”李一冰问到。
  但是很显然对方并没有准备回答她的问题,年轻的吴昊杰从床头拉过来两把椅子,自己坐下来,摊开一个小本子,低声念着:“李一冰,女,27岁,国家医药生物解剖研究所成员。”
  李一冰点点头,国家医药生物解剖研究所,是他们团队对外的名称,不过相对于事实来说也是比较贴切的。
  “我们想向你了解一些问题,”周宏很客气的说道,但是表情冰冷,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吴昊杰摁亮了肩头随身携带的微型摄像机,又拿出一支笔,开始记录。无论什么时候只有写在纸上的东西才是最保险的。
  “9月23日晚上9点半,你在哪里?”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周宏的脸上也并没有任何变化。
  “请问谢教授在哪里?”李一冰心里有些生气,因为这实在是明知故问的问题,9月23日这个日子,即使她不记得,全中国也没有多少人会忘记,不,应该是全世界也不会有几个人忘记。而晚上9点半的时候,那时他们3人正是打开实验室大门的时候,掌纹识别仪上有时间提示,李一冰明显地记住了当时手掌按在上面显示的时间。
  “对不起,我们暂时不能回答你的问题,”周宏继续说道。
  “那么我可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李一冰忍着怒火,长舒一口气的说道。
  “这也正是我们想了解的问题,”周宏依旧淡淡的说道,虽然语言温和,但是却足够坚定,“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
  李一冰想了想,说道:“当时,我和谢教授以及同事张翰在一起,那时候我们刚走进实验室的大门,接着我听到一声爆炸声,然后我撞到了桌角上了,我想应该是桌子角吧,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现在,我可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周宏破天荒地抿嘴一笑,但是笑的很牵强,吴昊杰一直低头在本子上记录着,“为什么你觉得是爆炸呢?”
  李一冰强忍着心中的不快,研究学问久了,不喜欢牵扯过多的人情世故,没好气说道:“我想是个傻子都能听出来那声音是什么吧。”
  周宏没有因为这句话而语气有所变化,“是的,你没有说错,是爆炸。”
  一想到那一声巨响,李一冰即使没有看到,也是心有余悸,她沉默了一会,低声问道:“谢教授了他好吗?”
  周宏摇摇头,“谢教授伤的比较严重,在重症看护室。不过,现在应该也脱离了生命危险。”
  “哦,“李一冰呆呆的哦了一声,“那么,张翰呢?”她很小心的问道。
  这次周宏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摇摇头说道:“在我们发现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没有了生命特征。”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丝毫的语气,好像这一切都和自己无关——事实上可能也确实如此,李一冰的大脑嗡的一声,“这,这,是什么意思?”
   
###第3章 关于案件的初步调查(2)
  这期间又来了一些警察,但是他们并没有问什么情况,好像巡逻一样看了看又走了。见到谢教授的第二天,他已经能慢慢说话了,这之后又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中科院的领导和同事,一些部委的领导,一波又一波来来去去,这让李一冰疲于应付,不过幸好他们并没有呆多长时间。谢教授的身子也慢慢一天强于一天,李一冰充当着子女的角色,细心的照顾这谢教授,她觉得这些是他应该做的。虽然谢教授年轻时候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但是实在太短暂,膝下无儿无女,离婚以后全身心投入到他的研究事业中,而今年岁已迈,一生荣耀自己也不知道换回了什么。
  一周以后,谢冬羽已经可以在李一冰的搀扶下下地行走了。这一天在医院楼下的花园里散步的时候,谢教授正盯着一株绿草出神,一个铁塔一般的汉子站在了他们面前,看到李一冰的时候,嘿嘿笑着露出一口洁白的牙,但是当谢教授抬起头的时候,他已经恢复了满脸的冷峻。
  来人名叫张耀辉,谢冬羽和李一冰对他都非常的熟悉,正是他们的实验大楼所在军区的一位营长。说起这张耀辉还有一段典故,他今年才30岁,比张翰还要小两岁,是当时相当年轻的营级长官,这都归功于五年前代表共和国参加前往南非的世界维和,荣誉都是靠自己拼来的,他有勇有谋,敢打敢拼。李一冰刚来的时候,张耀辉不知怎么就看上了她,整天跟在人家小姑娘身后,又是送花又是献殷勤,本来好好的事,可是李一冰根本没有这方面打算,拒绝了好几次也挡不住对方的执着,吓得李一冰都不敢从院子里出去。后来还是谢冬羽出面调和张耀辉才不那么死缠烂打,不过看样子几年下来依旧情有独钟,张耀辉人长得很帅气,又阳光又开朗,大家也不怎么讨厌他。
  不过这次的事情对他影响挺大,张耀辉的表情很沉重,看起来压力确实不小,他被谢教授盯着的眉头紧锁,压低声音说道:“对不起!”
  “是什么人做的有眉目了吗?”谢教授问道。
  “暂时还没有,”张耀辉摇摇头说道,“不过我可以肯定,这件事情并不是冲着你们。”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看着李一冰,遭来了美女好几个白眼。
  谢教授点点头说道:“这个我能猜到,不是冲着我们,就是冲着资料去的,资料都丢失了,对吗?”
  张耀辉挠着脑袋,极不情愿的说:“洗劫一空。”
  李一冰的头又开始疼了起来,那么这意味着什么?他们这么多年的辛苦研究付之东流了吗?
  谢教授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并没有李一冰预想的那么崩溃,“没有一点线索吗?”
  张耀辉摇着头,好像刻意的表现,他说:“事情比我们想象的更加严重,这件事情绝对是策划已久的,当天晚上所有的监控都被屏蔽,雷达系统受到干扰也没有捕捉到任何线索,资料是从2楼破窗运走的,人工智能全部瘫痪,对方使用的是目前所知最先进的雷达干扰技术,对各个频率的信号监测都有屏蔽,而导致实验室的窗户强行破坏也没有发出警报,我们无法得知对方使用的是什么手段,但我们初步怀疑对方驾乘的是F200轻型飞车,而目前,绝对代表世界最顶尖的水平。”
  谢冬雨盯着那一株小草,良久仿佛自语一般说着:“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他们的实力。”
  张耀辉低声说道,“这是特工干的,谢教授,据我们了解,能够拥有如此先进技术的,目前全世界不超过5家。”
  谢教授最终还是沉默了,他颓废的点点头,原本花白的头发仿佛一瞬间,全部变白了,李一冰看着都觉得心疼,此刻谢教授好像完全没有获得诺奖的光环,就是一个最无助的老人。
  等到张耀辉走的时候,李一冰看到他的眼睛还是红了。
  张翰的离开对团队的每个人影响都是很大的,尽管不是刻意的谋杀,可是总归和这个团队有关,追悼会仅在内部秘密进行,关于实验大楼被洗劫的消息是严密封锁了的,除了中央警卫团,就连地方上的警察也不知道此事。可是即便如此,追悼会当天,国内官方和科学界的大佬也是悉数也是到场,张翰毕竟是谢冬羽的助手,在国内拥有绝对的地位,追悼会的现场谢教授没有出现,他当时还躺在医院里,看到这些画面的时候,是李一冰用手机拍回来的视频。
  “冰冰,现在张翰也走了,团队里也没有什么遗憾了,我觉得啊,现在团队也是该散了,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呢?”谢冬羽笑眯眯的问道。
  李一冰看着谢教授的神态,安静而又慈祥,和以前总是板着脸做学问的严谨完全是两样。
  “教授,”李一冰收起手机,眼睛红红的说道:“你真的要打算放弃吗?”
  “没有什么放不下的,”谢冬羽靠在身后的枕垫上,尽量让自己靠得舒服一些,半仰着头长舒一口气,“研究这东西一辈子了,还真没有这几天在这里睡得舒服。”
  谢教授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很平静,甚至有些久违的舒心,李一冰听在耳里,感觉眼睛一阵一阵发酸,她甚至都忍不住想哭出来,她跟着谢教授做这项研究事实上才五年,但是她对谢冬羽的了解,是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的。李一冰从小的志向就是像她的爷爷一样做一个科技型的医学家,李青远也把自己的很多经验都讲给了还是孩子的李一冰。李青远是在李一冰小学还没毕业的时候去世的,那时候的李一冰不到十岁,李青远去世的时候,团队的所有人都去了,这也是李一冰第一次见到谢冬羽,相比较人,他对这个名字更加熟悉,之后便把他和自己的爷爷联系在一起,并发誓进入这个团队继承前人的意愿,现在他做到了,她能体会一个人把一生的心血完全扑在这个上面是什么样的情感,现在失去一切的时候,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怎么啦,冰冰,你看看又要哭了,都快变花脸了,”谢冬羽摸摸她的脑袋,呵呵笑着,“你也别太难过了,我现在啊,是真心觉得我们解脱了……”
  “可是教授,”李一冰哽咽着,“你真的舍得吗?这可是您一辈子的心血啊。”
  谢冬羽说着又往后靠了靠,脸上越发平静了,“人一辈子图个什么,我这几天算是真的想明白了,什么都不重要,简单最好了,现在舍不舍得已经没有意义了,我现在都要知天命了,老啦,冰冰,其实我想想也是值了,这些成果呢在哪里不是一样呢,尽管是被洗劫了,但是还是在这个世上,谁保管都是一样的,等我见到你的爷爷时候,反正我能交差,哈哈。”
   
###第3章 关于案件的初步调查
  李一冰一愣,难得笑一声,“这样也好,以后啊,也不为这些破事烦心了,您说得对,在哪里不都是一样的嘛,反正在这个世界上就得了。可是您这么想了,团队的其他人该怎么交代呢?”
  谢冬羽乐呵呵的看着李一冰一喜一怒的样子,心情很好,“等我出院了,再和大家摊牌吧,”他说:“其实我这一辈子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如果可以的话,剩下的他们继续吧。”
  “可是谢教授,您不主持这个项目了,谁还能挑起这个担子。”李一冰振作了一下精神,拿起桌子上的苹果开始削了起来,“算了,反正等以后再说吧,现在您就好好休养。”
  谢冬羽没有说话,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李一冰削好苹果,小心的切成小片放在饭盒里,递过去放在谢教授面前,仿佛不经意说道:“教授,要是我们能找到那些丢失的资料,您还继续主持项目吧,其实,我挺喜欢跟着您学习的,我真期待我们的成功率能达到五十的那天。”
  谢冬羽知道她说的意思,呵呵笑了两声没有回答。吃了一片苹果,想了想忽然问道:“冰冰啊,你回头问问张营长,张鸣和徐灵跟着谁去调查了。”
  “我不去,”李一冰几乎同时回答道,说完了又咧咧嘴,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实在怕了他了,教授,您还是别让我去说了,回头您自个问吧,怎么了?您不会要交给他们去主持……?”
  没等谢冬羽说话,李一冰忽然吸了一口气,“也对啊,怎么一直没有看到他们两个,追悼会的时候也没见着他两……”李一冰说着说着眉头紧皱起来,“好像在医院也没见他两来过,不对啊,教授——要是有什么任务参与调查,他,张营长能不告诉您吗?”
  李一冰说着说着眼睛睁得很圆,一阵阵的脊背发凉,她有些惊恐的看着谢教授,而后者的脸上依旧是平静的笑容。
  “我,我这就问问他……”李一冰也顾不上端着饭盒了,赶忙放在桌子上,拿出了手机就给张耀辉打过去电话。
  张耀辉此时正在和一帮列兵较劲,“一群饭桶,都几天过去了,连一点点线索都找不到,平时一个比一个能显摆,关键时刻他妈的掉链子。”
  也不怪这些特种兵了,这件事情放在谁身上都头疼,情报安全部门都没有头绪,一个小小的营部,凭两条腿怎么也跑不过飞机,可是这事瘫在了他们的大本营里,张耀辉的压力大的不是一点两点,“看什么看,都他妈行动起来,好的坏的都要有个交代……”
  手机适宜的响起来,张耀辉正在气头上,正想骂两句挂了电话,可是掏出来一看来电显示,嘴巴张的老圆,李一冰竟然破天荒给自己打电话了,这可是新媳妇上轿——头一回。他朝着部下挥挥手,没等士兵转身稍息一二一,他自己一溜烟跑到角落,努力平静了情绪,很绅士的接了电话,“您好,李,李博士,有什么吩咐吗?”
  “别贫嘴,”李一冰焦急的说道:“我问你,我们研究所的人最近都在你那里吗?”
  张耀辉一时间没有明白她的意思,想到敢情她以为自己把研究所的人扣押了?可是不对啊,他也没有这么大的权限,“在,在啊,可说好啊,他们都是自愿协助调查的,我可没有强迫。”
  李一冰听到对方不在正题上,眉头一皱,“什么啊,我是问你他们都在你那里吗?”
  “有的在,有的回你们实验室了,怎么了?”
  “你能找到他们吗?”李一冰就差点就直接问张鸣和徐灵在不在了,“你去找找他们,记住,找到每个成员,说不定就能找到线索了。”
  “你确定?”张耀辉一咧嘴,心头一颤,这个是一个天大的机会,可是自己也不知道上哪里去找,这些事情平时都是政委安排的,“这个,我现在就去看看,你等我电话。”
  没等李一冰说话,对方一说完就挂了电话,估计是火急火燎的去找政委询问了。李一冰叹了一口气,眉头皱了皱,他可不想再等下去,直接给白晓曦打过去电话,这种事情问谁都不如问她,有些事情她都不用去看,靠自己去想,一般都能和事实八九不离十。“晓曦姐,”电话接通,对面安静的没有任何声音,李一冰小声说道。
  白晓曦在团队里已经呆了二十多年,如今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他们还都还在国外上学,女儿学的物流管理,儿子学的时下最流行的天体物理,听说最近在和一些教授搞什么曲率动能实验,一年半载也不怎么联系。这都是他们自己选择的专业,白晓曦没有过多参与,她如今也一把年纪,两个孩子是从精子库提取的优秀基因培育的试管婴儿——这项技术在现在已经非常的成熟,男人也可以从卵子库选择优秀基因进行人工培育,只是在代孕上麻烦了一些,不过虽然是麻烦,但是少了那些渠渠道道,少了家庭负担,倒也是时下比较流行的培育下一代的方式——由于没有家庭负担,她一直一门心思的扑在事业上。
  “怎么了?”白晓曦一听李一冰的语气,以为谢教授有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些着急问道:“你在哪里?”
  这两个问题有些不搭边,但是习惯她了的思维方式,此刻她怎么说话李一冰都不会觉得奇怪,“不是,晓溪姐,你们那边有眉目了吗?”
  “根本不知道怎么下手,”白晓溪此刻正一个人坐在实验大楼二楼的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对满是狼藉的柜子椅子,手里转着一支笔,笔转的飞快,只看到一圈影子。这是她几十年的习惯,一开始思考问题就是这样,“不过在这边这几天生活简单多了,我都快要喜欢这种慢节奏的生活了。”
  “其他人呢,都在吗?”李一冰试探着问到,“张翰追悼会的那天,好像没有看到张鸣他们……”
  这句话一出口,白晓溪手里转的飞快的笔猛的停了下来,稍等了片刻,问到:“你也一直没看到他吗?还有徐灵我也没见到!”
  李一冰知道这个一直指的是什么,尽管隔着电话,还是摇摇头说:“没有,那晚上的事情发生以后,我就一直没有看到他们两个……”
  白晓溪的大脑不知道转了几个弯,不等李一冰说完,叫了一句:“糟糕!被出卖了!”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白晓溪挂了电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此刻就像顿悟一般解开了心里所有的结,事情了始末也在心里有了一个完整的轮廓。张鸣和徐灵的影子一遍一遍出现在自己眼前,二十多年了,如果说这个团队有人会有二心的话,肯定会是他们两个了,徐灵当年是张鸣的助教,两人很合得来,虽然他们两个走过了李青远教授主持过团队,在到这里是两朝元老,而自己只是后来的一个新人,可是在这个团队里,大家朝夕相处,也算是有感情的,现在有些难以释怀。
  实验室这边白晓溪刚放下电话,门砰的一声推开了,张耀辉也没敲门闯了进来,现在整个大楼都在张耀辉的手下重重监控着,二楼也完全开放,反正有这些当兵的守着,不会出现不安全事故了,再说现在整个大楼已经没有秘密值得守护了。
  “你们的人都在这里吗?”张耀辉一进门就喊道。
  白晓溪看了他一眼,“你可以通知抓捕了。”
  张耀辉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愣了一下,白晓曦的说话方式,张耀辉虽然还没有彻底的习惯,但是早有耳闻。他摸了摸后脑,诧异的问道:“抓捕谁呀?”
  “张鸣,徐灵!”在说这两个名字的时候,白若曦下意识加重了语气。
  “可是,理由呢?”张耀辉还是有些迷糊。
  “如果不是他们两个做内应,你觉得对方能打劫的这么彻底吗?”
  “内应?”张耀辉又愣了一下,不过这样想的话还真有那么一点,“就这么简单吗?”张耀辉又随口问的。
  白晓溪挑了挑眉头没有说话,看着年轻自己一半的张耀辉,有些挑衅性的望着他。
  “好吧!”张耀辉转身走了出去,嘴里还在小声嘀咕着,“无凭无据,这个事有些不好办。”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lBLRZ 禁闻视频 t.cn/Rxl1r5a 查了下法西斯的定义:“反对民主主义和自由主义,主张建立以超阶级相标榜的集权主义统治,实行全面统制和恐怖镇压;进行由政府全盘计划经济..”觉得赵国反对啥?  发表于 2017-8-19 00:4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原文化网 ( 豫ICP备14007521号-1 )

GMT+8, 2018-9-20 14:28 , Processed in 0.393576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4-201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