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书画
查看: 2916|回复: 1

燕子白玉甲----003味道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9

主题

39

帖子

137

积分

秀才

Rank: 2

积分
137
发表于 2017-8-3 21: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03   味道
  “小伙子,先谢谢你,不过我这土埋半截的人了,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就当是爱好,反正膝下无子,做什么荒唐事也没有后果。”老头说这话的时候轻轻叹了口气,对于老人来说,这应该是最伤心的事情了。
  张行一刚想说什么,门再次被推开。进来了位雄健的男人,有一米八五的身高,带着顶棒球帽,帽檐低低的,脸始终都在阴影里,让人看不清样子。张行一识趣的与老人打了招呼就告辞了,两人错身的时候,张行一感觉到这个男人在打量自己。
  张行一出去之后,雄壮的男人看了看他的背影,皱着眉问老人:“他是干什么的?”
  “我的邻居,不错的小伙子。”老头微笑说道。
  后者一愣,惊愕的说:“你还是那个人见人怕的‘龙王爷’吗......”
  新华街距离华宇街不远,差不多两个十字路左右的距离。张行一索性步行过去。这几天正好是九月份新生开学,让他特别的累,好久没有锻炼身体也好久没有放松放松了。到了地方,张行一掏出手机发微信:我到看了,几号包间?很快有了回信:105。
  进到包厢,只有小飞还有位算是认识的人,他们正百无聊赖的打扑克,看来还没有开始。
  小飞把自己旁边的地方腾出来,热情的说:“到了啊,稍微等等,老赵还没到呢。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说的最凶,没想到临了还迟到了。”话音刚落,包厢的门被推开,有个小伙子鬼头鬼脑的探进来,看见三个人在包厢,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打开门坐在沙发上。
  “笑什么呢,这么猥琐?还有你怎么迟到了呢”小飞看到这纯洁的笑容,觉得受不了,拍了拍老赵的肩膀,貌似凶狠的问道。
  “哥几个别着急,今天给你们找了几个妹子过来。”老赵脸上的猥琐意味更浓了。
  “怎么回事?!”小飞的兴趣一下子就被提上来了。
  老赵一脸得意,道:“钓了个妹子,今天见面,并且她答应今天找几个好朋友一起过来,今天兄弟们有福了!”
  张行一对这样的荒唐事不怎么感兴趣,还是很保守的男人,是寂寞的时候宁愿自己解决也不愿意乱搞的那种。不过另外三个人都很亢奋。之后老赵带着人出去要酒,小飞过来给张行一散烟,小飞的鼻子神经质的耸了耸。张行一被他的这个动作吓了一跳,以为要图谋不轨。谁知小飞耸着鼻子在张行一的面前狠狠的嗅了嗅,之后皱着眉的看着他。
  “怎么了?”张行一也是被吓到了。
  小飞又闻了闻才说:“你闻不到你身上有股味道?很奇怪。”
  张行一被搞得哭笑不得,解释说:“大哥,我天天跟那些添加剂打交道,没有味道才真是见鬼了!”可是小飞不置可否。正好这个节骨眼老赵回来了。小飞把老赵拉过来,问:“你好好闻闻,他身上是不是有股特别的味道,绝对不是他店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老赵也仔细嗅了嗅,过了半晌才说:“确实,不过很淡,你说奇了怪了,这味道咱们是不是闻过?”
  小飞使劲的点点头,道:“我也有这个想法,绝对闻到过。
  张行一被他两这搞得有些不得劲。举起自己的手使劲闻闻,他觉得并没有什么异味。发生这种事,他也没有了玩的心思。推脱说身体不舒服打了个招呼就先走了。小飞跟老赵两个人都极力琢磨,在想这个味道为什么这么熟悉。
  在张行一走了之后,剩下的人玩的很嗨。老赵直接领着妹子直奔七天,大家各取所需。喝的有点多,老赵觉得胸口有点闷,找了个树坑开始吐,吐出来好多了。这时妹子大喊大叫,老赵赶忙跑过去。只见路前面被汽车压死只野狗,血肉模糊的,血都流干了,看来是有段时间了。老赵酒意朦胧的。因为他在下风口,鼻子突然闻到些许味道。
  “嗯?这味道,怎么,怎么这么熟悉。”老赵被美女搀扶着,一路回想,不过脑子太乱始终没有想起来。
  这件事只是当晚的小插曲,老赵之后再也没有回忆起来,因为他对于那天唯一印象就是温香软玉不亦快哉。如果他能在仔细的回想,就会发现空气中淡淡的、甜甜的腐腥气跟今天晚上闻到的某种气温是何曾的相似......
  这天晚上张行一也是在床上辗转反侧,好不容易睡着了,又梦到好几个光怪陆离的噩梦,整晚没睡踏实。第二天起了大早,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原因,他觉得现在自己现在住的这个小家有些阴沉,去洗澡,沐浴露比平时多放了很多。
  张行一搬出自行车,他想今天锻炼身体,骑自行车去自己的小店。初晨的清新跟微凉的风让他从阴沉中走出来,换了心情的他使劲猛蹬。
  到了地方,没想到老头的茶叶店也开了,这让张行一更感觉到纳闷,卖茶叶的这么大早开门有什么意义?把自己的小店都收拾妥当之后,开始玩手机,没想到不一会儿就有人敲玻璃窗,抬起头,发现是隔壁的老头。赶紧站起来把门打开问:“老爷子早啊,有啥事?”
  老头没说话,只是招招手,张行一走进旁边的小店,发现桌子上有一壶刚泡好的茶叶,茶香四溢。
  “来,早上喝点茶,健脾明目。”老头说着把茶壶里的茶水倒在面前的茶杯里。
  张行一之前与这样高雅的行为从来沾不上边,充其量就是在超市买些砖茶用2L的太空杯泡着喝。不过这茶入口绵香,如小溪缠缠绵绵,着实让人口舌生津。
  “老爷子,你请我喝这么好的茶,我可没有什么能还的起的,要不我一会给你去做两杯果汁。”他喝完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当然知道自己的果汁跟这茶叶的区别,像他这样的老大粗都能体会到这茶叶的不凡。
  “不用了,你们那些年轻人的玩意我消受不起。”跟张行一牛饮不同,老头喝茶慢慢的品。
  张行一想起来昨天晚上在这间房子与那个陌生健壮男人的惊鸿一瞥,端起茶杯,问:“老爷子,昨天那人是你的朋友啊,长得真够壮的。”
  “嗯,我们认识.。”算是回答了。
  ”张行一间或想到,这么长时间了,连老人的名讳都不知道,问:“老爷子您贵姓?”
  “我姓龙。”老头淡淡的回答道。
  龙?他平时挺喜欢历史,喜欢看的书大都是历史书,乃至现在看的小说都是与历史有关,知道这个姓是中国古老姓氏之一。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o 禁闻视频 t.cn/RxrADky 阿伦特说:“权威的最大敌人是轻蔑,而破坏它的最有效的方法是嘲笑。”看看网络,这已经是一个全民对“伟大光荣正确”群嘲时代...  发表于 2017-8-19 00:4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原文化网 ( 豫ICP备14007521号-1 )

GMT+8, 2018-7-22 14:50 , Processed in 0.356539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4-201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