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书画
查看: 5020|回复: 1

度朔山纪-----有鬼(1)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9

主题

39

帖子

137

积分

秀才

Rank: 2

积分
137
发表于 2017-8-5 21:03: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9章  意外(2)
  他来到那房子跟前,发现Ashley等人正在里面陪着村长聊天,无忌则正坐在门外四下闲看。姚敛走到他身边,小声儿说道:“这村子挺奇怪啊,你说这深山老林的,应该都他妈是穷鬼啊,可是你看看这房子,这他妈全部是用柚木建的,这玩意儿在缅甸可是国宝啊,穷老百姓用这玩意儿盖房子可少见。而且,你看看这上面的雕刻,工不错啊,你看看这是龙吧?你看他们丫这雕工真不是一般人的手艺。”
  无忌也低声对他说道:“是,你看这村子里的人,穿衣打扮都不像山民,看起来这地方挺富,刚才看见几个小妞儿,那小模样和气质跟一般的缅甸柴禾妞儿一点儿都不一样。”
  “倒也不全是,我看了看,这村子也有不少很穷的人家,好像贫富差距挺大啊。嗨,管丫的,这村长听说过去是个军头,估计捞了不少,这现在形势变了,跑回老林子里养老了,也没准儿这一村儿的人有什么来外财的门路,少管,咱就赶紧想办法除了那一害,就打道回府,我估计这村子里也不能白着咱们,最起码不得发几个妞儿啊,哈哈哈。”姚敛说笑着便同无忌一起进了屋子,Ashley用英文给村长吴波介绍了他们两个,吴波听说这俩人便是要为村子里除害的猎人,赶紧站起身表示欢迎,并邀请他们入席就坐。
  姚敛四下看了看,忽然想起一个事儿,便叫桥下帮忙翻译下,问问吴波其他的猎人到没到。吴波听了回答说只有他们几个,并没有其他人来村子。姚敛心中好生奇怪,黑老羊比他提前出发,又只有两个人,应该比他先到这里,别是路上出了什么状况吧?毕竟朋友一场,还是希望他平安无事。
  村子里的酒席挺丰盛,但是同他们在实兑吃的有些不一样,口味更加油腻一些,Ashley和丫头他们都吃不惯,只是出于礼貌强行的吃了一些,姚敛和无忌都是好胃口,虽然也不太习惯,但是平时在野外凑合惯了,只要是食物就来者不拒,桥下却基本上没有吃什么东西,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喝着酒,连翻译都当的心不在焉的,似乎是有什么心事。
  大家伙儿吃着半截儿饭,忽然见门外乱哄哄的,一个村民跑进来对吴波说了些什么,吴波连忙擦了擦手起身跟他来到屋外。姚敛好奇的伸长了脖子朝外望去,却见几个村民抬着担架,担架上面躺着的似乎正是黑老羊,姚敛便也一起跑了出去。
  “我操,黑老羊,你丫怎么了?”
  只见担架上的黑老羊浑身血污,腿上似乎伤的不轻,不过意识倒还清醒。他见姚敛出现,情绪又激动了起来,挣扎着似乎要坐起来,姚敛连忙按住他说:“别乱动,出什么事儿了?怎么就你一个人?“
  黑老羊并没有回答他,只是握紧了拳头,姚敛看见他手中攥着的是一条项链,他曾经在小梅的脖子上见过这项链。黑老羊闭起了眼睛,眼角有泪水淌过,“你们赶快抬他进屋,我去看看他的伤。“姚敛对那几个村民喊道。
  这帮村民倒也挺机灵,虽然听不懂中国话,但是看他的意思也就明白了,连忙抬着担架将黑老羊送到了一间空竹楼中,姚敛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取了医药包去为黑老羊治伤,他虽然不是医生,不过常年在野外谋生,熟知各种急救的方法,又加上祖上传下来的伤药,一般的外伤难不住他。
  当姚敛抱着急救包跑到黑老羊那屋的时候,发现吴波正在给他取腿上的子弹,村子里也没有麻醉药,不过有一种当地人自己配的草药,捣成了泥,敷在伤口处,可以起到局部麻醉的作用。姚敛不放心,站在一旁看了看,发现靠谱,估计是吴波在军队里学的手艺。吴波从黑老羊的腿上取出了一枚弹头,是一颗普通的巴拉贝母手枪弹,姚敛先给黑老羊的伤口外撒了药粉,然后又拿出防菌绷带给他裹好。
  等到屋子里其他人都出去了,只剩下黑老羊和姚敛,黑老羊才睁开眼睛,艰难的对姚敛说:“我们在路上遇到了两个猎人,我认识他们,是美国的一家公司的,白尾海雕狩猎会,听说过吗?那两个逼养的不知道为什么偷袭我们,我被打伤了,他们强奸小梅,忽然来了一个怪物,一下子就扑过去,用大爪子把那俩人的肚子都给扯开了,我挣扎着爬起来想去救小梅,结果站不住从山上滚下去了,我没办法只能喊小梅的名字,一直也没有什么反应,听不到小梅的声音,那怪物也没有来找我,直到后来我缓上来了一些力气慢慢爬回了出事的地方,发现什么都没了,那两个王八蛋的尸体不见了,小梅也不见了,甚至连地上的血迹都不见了……“
  姚敛听着黑老羊的讲述,心中有些奇怪,便问他道:“怪物?什么样子的怪物?”
  黑老羊无奈的说道:“我从来没见过那样的东西,像是个熊,又像是猪或者什么的,大爪子特别的大,就好像一只巨大的鼹鼠什么的,总之是个怪物……你明白吗,并不是说它的样子怪,而且它的行为很怪……”黑老羊急的无法用汉语表述自己的意思,急的他说起了自己的部落语言,姚敛连忙道:“我操,你别急,说我能听懂的。”黑老羊痛苦的闭起眼,嘴里念念叨叨的说着什么,姚敛把耳朵凑过去,听见他似乎说:“人……像个人……“他反反复复的说着这几句,然后便耗尽了精力,沉沉的睡了过去。
  姚敛扯过一条毯子给他盖上,独自出了屋子,心中默念着黑老羊的那句话:“人……像个人……“这是什么意思呢,是说那个袭击他们的怪物长的像人类?可是他明明说那东西外表像熊或者猪什么的,和人还是差异很明显的。
  吃完了饭,吴波叫人上来了茶水咖啡和很多水果,然后便询问他们准备如何猎杀这头吃人的恶魔。Ashley问他说:“我听说军队曾经派了不少人进山搜捕都是一无所获?“
  吴波点点头,他说这个恶魔好像有神通一样,他们这个村子的男人每隔一阵子都要外出去打工,村子里只留下些老弱妇孺,那个怪物就好像有情报一样,只要村子的人一离开,它就会来吃人,有时候村子里留下一些男人值守,它也能找到没男人的人家下手,后来军方派了几个军人隐藏在村子里准备猎杀它,但是不管隐藏的多隐蔽也会被它察觉,只要军人一来,它就绝不出现,一旦军人真正离开了,它很快便会现身害人,这怪物就像是梦魇一般驱赶不去,这些年已经有二十多个妇女和幼儿被它杀死或者吃掉,有一部分失踪了的估计也是被它掳走去了深山中。有的人说这怪物是附近一些罗兴亚流浪马戏团训练出来害人的,想要吓跑村民独霸这个村子,也有人说这怪物是传说里的罗刹鬼食人魔,总之这东西不是一般的寻常野兽。
  Ashley凑到姚敛身边问他:“怎么样你觉得?听起来不好对付吧?”
  姚敛很是不以为然,他说道:“人对一些东西产生极大的畏惧甚至膜拜,只因为无知,这动物不认识,觉得力量强大到不可思议,或者行为不同寻常的野兽,便觉得是妖魔鬼怪甚至是神,这都是愚昧啊我操!这个世界上一切的事物其实都会找到合理的解释,一时找不到不等于永远找不到,野兽就是野兽,再强大的野兽也斗不过好猎手,这是宿命,要不然这个世界上就不会人类称王称霸了。放心吧,这东西虽然难对付,但是绝不是什么鬼神,只要有耐心,就一定能抓住它,我现在只担心这些村民会不配合,另外也担心他们和罗兴亚人的冲突会牵连咱们。”
  “这个应该还好,吴波村长在这里很有威信,他的话村民不敢反对,他会全力配合咱们的。”Ashley对姚敛保证着,姚敛却冷冷一笑,说道:“这个我信,他比谁都希望快一些抓到那只野兽,不惜任何代价。”
  Ashley听他话里有话,便问道:“你觉得他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吗?“
  姚敛笑了笑,说道:“你看看他这做派,像是一个深山老林里的普通寨民吗?一个曾经在军界也算叱咤风云的老军头,隐居在这里,必然有他不可告人的原因,但是不管是什么原因,他现在最怕的就是这件事情越闹越凶,这样他就会暴露了,所以我相信,他一定会全力约束村民并且配合我们。“
  “你发现了什么?“Ashley有些紧张,她在担心她父亲会有什么举动,也许……他识破了自己的计划。
  姚敛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然后便蜷缩在软垫上闷头抽着雪茄,再也不多说一句话。吴波对他们介绍完大致的情况,询问有什么需要村子里帮助的事情,姚敛对他说道:“我们来了之后那个怪物必然便不敢再来村子里行凶,要想捉它恐怕要主动出击去山里搜捕,你帮我找一两个熟悉地形的向导就可以了,最好是女人。”
  从吴波的屋子里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外面下起了大雨,几个人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屋子里休息,为了安全起见Ashley和丫头住在一起,桥下则跟老金同处一个竹楼,而姚敛则跟韦无忌分别住在村子两端的两栋竹楼中,这样不管是哪一头出了状况都可以做出第一反应。按照大家的判断,这一晚一定是平安无事的,按照往常的情况看,那头食人兽一定不敢出现,大家可以安心的睡个好觉休息一下,然后全力进山去搜捕它,但是没想到,就在这一晚,居然就出了意外。
   
第9章   有鬼(1)
  姚敛回到了竹楼中,虽然他也判断那头神出鬼没却又谨慎小心的凶兽今晚不会来村寨行凶,但是却也不敢大意,更何况这里本就是个是非之地,黑老羊曾经说过这件事情可能有个阴谋,有人专门针对知名猎人设局,之后黑老羊就不明不白的差点送了命。还有,这个村寨并非是寻常山村那么简单,这吴波和村民一定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虽然目前看这些人并不会也没有理由伤害自己这些外来者,但是也不得不防。最重要的一条,当地人和罗兴亚人持续不断难以阻止的血腥冲突,在路上他们已经领教了一些,惨烈程度甚至超过了战争,这是一种连绵经久的世仇,表面上看风平浪静,但是一旦点燃了双方的怒火,靠谱佛祖也难以阻止他们互相的仇杀。
  为了安全起见,姚敛把他那把防身用的GLOCK38放到了枕头下面,又在房门和窗户下面布置了惊醒诡雷,这东西是他特制的,一旦有人触发绊索,爆炸的诡雷并不足以杀伤对方,但是却可以起到惊醒自己和吓阻敌人的作用。
  布置好这一切,姚敛安心了一些,但是依然睡不着觉,索性起身拧开了一瓶儿村子里提供的冰镇啤酒,点燃了一颗雪茄悠然的抽了起来,他准备一会儿抽完烟再去看看黑老羊的伤势。
  忽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便是Ashley的声音响起:“三哥,我可以进来吗?”
  姚敛一下子便从木椅上蹦了起来,他没想到这么晚了Ashley还会来找自己,生怕她推门就进踩到绊索上,便连忙跑到门口伸手拉住Ashley的胳膊说:“慢点儿进!别踩到,嗯,留神脚下啊。”
  Ashley经他一提醒,也发现了脚下的绊索,便小心的跨了过去。“三哥,那个黑人是你朋友?他伤势怎么样了?有没有生命危险啊?”
  姚敛拉过把椅子:“坐,他是我以前在国内认识的,后来我在非洲给一个老板打工,他帮过不少忙,是个不错的朋友。他的伤倒是不太严重,过不了几天就可以下地活动了,不过……他女朋友失踪了,恐怕凶多吉少。”
  Ashley神色黯然,忽然,她一下子扑到姚敛怀了哭了起来,哭的很伤心也很委屈,这下儿倒把姚敛哭愣了。这女人真怪,要约炮吗?又不像啊,她这可是哭的真伤心,姚敛心中想着,便扶起她问道:“你咋了?有话就说,哭个啥,说,出什么事儿了?
  ”
  Ashley并没有止住眼泪,只是一个劲儿的哭,这么多年来她太压抑了,天大的秘密一直藏在她的心里,没有一个合适的倾诉对象,她简直快要憋疯了。她为了减压曾经做过各种疯狂的举动去寻找刺激以便缓解自己的压力和情绪,自残、滥交、死亡性交、吸毒、极限运动、甚至还跟随盗猎团伙去疯狂的杀戮,但是都没有用,最后还是要回归,面对现实去寻求救赎。直到她遇到了姚敛,她觉得不可能完成的计划有了一丝希望,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或许可以帮助她完成救赎,解救她也解救她的父亲。但是,目前Ashley还是不敢把自己的事情和盘托出,不敢把一切原原本本的告诉姚敛,因为这太离奇也太罪恶,她不知道姚敛知道之后会有什么反应,她不敢冒险。但是,在听说又有一个无辜女人可能惨死之后,她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她需要大哭一场,不然她觉得自己就会熬不下去。
  姚敛并不知道她的那些秘密,以为她也许是害怕了,也许是有其他的什么事情,便安慰她说:“放心吧,我虽然是为了赚钱才跟你来这里,不过我不是亡命徒,太过于危险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没事儿的,我们会顺利做完这笔活儿,安全的回去,你就老老实实跟寨子里敬候佳音吧。”
  Ashley抬起头望着姚敛,心中一阵冲动,她很想把自己的秘密都告诉他,却终于还是忍住了。她擦了擦眼泪,说道:“哈,没事了,你给我一瓶啤酒好吗,再给我雪茄,我也要抽。”
  姚敛呵呵一笑,心说这么好的环境不如抽哥哥我身上的雪茄算了,真他妈浪费感情。不过他还是起身从包里拿了一支递给Ashley,又给她拧开了一瓶啤酒。“干杯”Ashley说完一饮而尽。“我操,你悠着点儿,我知道你有量,可是咱这不是在北京,别喝醉了。“
  “能给我讲讲你的过去吗?“Ashley好奇的问,她并非没话找话,她确实对姚敛很好奇。
  姚敛吸了一口烟,缓缓的说:“我啊,过去也没什么特别的,其实打猎只是我一个爱好,毕竟祖上传下来的手艺.。我以前一直瞎混,后来有一次看见一群臭傻逼黑中介打人,我就以为是黑中介在欺负租房的,他们丫下手挺狠,我当时也是年轻啊,爱管闲事儿,就上去帮忙打跑了那帮人,结果吧没想到挨打那位是还真是个人物,哥们儿以前是政府的,后来犯事儿被撤职了,钱没少搂,在非洲有不少生意,他看我人靠谱,就叫我跟着他干。后来,那边儿打仗了,打的凶,我们不敢在那边待着了,就紧急找黑老羊把手里生意贱卖了回国来了。我们那大哥闲不住,非洲生意黄了,在国内的生意又被套住不少钱,于是就去北棒子那边儿倒腾买卖,结果遇到北棒子的边防军,我们那大哥中了一枪,被抓了,我跟无忌想救他,可是救不下来啊,最多白搭上我们俩的命,只能玩命往回跑。好在遇到了个熟人,顶着杀头的雷带我们在边境线的大山里钻洞穴躲了好些天,然后顺着他们走私的密道逃回了国。后来我们一打听,我们那大哥倒是保住一条命,家里人花大钱给他赎回来的,不过腰上挨了一枪也没及时治,人废了,瘫在炕上了,我们俩也没脸去找他,无忌把祖上传下来的房子卖了换了钱给大哥送去救急,我们俩就那么瞎混着,吃老本儿,没事儿上山上打打野鸡,后来不就遇到你了吗。“
  Ashley刚要发表自己的看法,忽然听见寨子里似乎出了什么事情,乱哄哄的。“出去看看,”姚敛说完去枕头下面摸出手枪别在腰上,然后拉着Ashley小心翼翼的迈过了绊索来到外面。
  只见寨子里灯火通明,很多村民聚集在离姚敛不远处的一座竹楼里,而远处还有不少人在往这边跑。“妈的,不好,出事了,我他妈大意了。”姚敛一边儿朝那栋竹楼跑一边儿懊恼道:“我也以为那东西今晚不会来,没想到……”
  Ashley安慰他说:“你别急,不一定就是怪物来伤人了,也许是别的事情,也许是罗兴亚人呢?“
  “那他妈就更完犊子。“
  姚敛跑到竹楼门外的时候,吴波正从里面走出来,他的脸色惨白,额头都是汗水,紧紧的抿着嘴唇连花白的八字胡都缩了起来,他看见姚敛他们,便擦了擦头上的汗,然后直接用英文和Ashley交谈起来。姚敛这时候已经不需要Ashley给他翻译吴波的话了,因为浓浓的血腥味儿已经强烈的刺激着他的鼻腔,竹楼里地上两条被鲜血染成暗红色的大腿已经说明了一切。
  姚敛分开了人群,咬着牙走进屋子里,虽然他见过许多血腥的场面,虽然他曾经见过怪兽在寨子中伤人的照片,虽然他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他见到地板上横陈着的那具尸体的时候,依然在心中默念了几遍草泥马。
  这是一具女尸,死者的头颅已经被彻底的拍扁了,并不是碎裂,而是被巨大的爆发力拍成了扁扁平平的一片儿,被黏糊糊的血液和脑浆子给粘连在地板上。尸体的上半身已经被从中间豁开,内脏外露,两侧的乳房附近的皮肉全部被撕扯成了一条一条,并非深深的划伤,而是像被大剪刀剪碎的破布一样。豁开的裂口一直从喉部延伸到肚子,下面还有一小部分皮肉没被破坏,再往下的部分被挖开了一个大窟窿,从外表皮到子宫等等器官全部被掏空,紧紧剩下臀部的一点点皮肉链接着两条被啃噬的残缺不全的大腿。
  Ashley走进来,看见这一切,顿时觉得两条腿都有些发软,一下子瘫倒在地上。这时候其他的人也已经赶到了现场,丫头和金不换扶起Ashley走到外面坐下,姚敛此时的情绪已经被彻底点燃了,他铁青着脸回头看见无忌,便喊道:“拿上东西,进山!“
  无忌拦住他,劝道:“三哥,你冷静点儿,先弄明白这儿的事情再进山也不迟。“
  “嗯?你有什么发现吗?”姚敛问无忌,他知道无忌一向比自己冷静心细,他一定是看出来有什么不对。
  无忌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哥,你看看,这地板上,都是利爪抓出的痕迹,你看看这些痕迹很深,但是却有些蹊跷啊。”
  姚敛这时候情绪也平复了下来,他擦干净一块地板上的血迹,伸手摸了摸,仔细的观察那些爪痕,果然,这些痕迹虽然很清晰,但是却瞒不过他们的眼睛。从黑老羊和村寨里的人的描述来看,那头吃人的怪物体型相当庞大,和一头大熊相仿,这么大的体重加上锋利的大爪子,在地板上留下深深的爪痕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眼前地板上的爪痕却并非是一头体重几百斤的野兽造成的,这些爪痕虽然深邃但是边缘异常整齐,很明显是一个体重很轻的东西用很大力气在地上划出来的。姚敛虽然脾气暴躁却并非莽汉,他看见这些划痕心中便有了计较,便回身又去仔细的看了看死者腿上的啃食痕迹,这一看,果然有异,那些伤口倒确实是被咬的痕迹,但是从伤口来看并不太像是大家描述的那头巨大怪兽所为,看伤口,这行凶的东西甚至还没有寨子里的土狗个头大。
  “是谁发现的尸体?”姚敛问道。
   
第12章  有鬼(2)
  桥下连忙在一旁帮忙翻译,问了两次,那个给姚敛带路的少女站了出来,怯生生的连说带比划,她也被吓坏了,虽然身边站着这么多人,但是还是抖个不停。
  桥下听她说完,点点头,转身对姚敛翻译道:“这个姑娘说她和死的这个女人是朋友,这个女人丈夫外出办事,她怀孕了不方便,自己留在家里休息。她说晚饭后死者就睡觉了,她知道她丈夫不在,担心她一个人不安全,便趁刚才雨小一些跑过来探望,没想到一进来便发现了尸体。她说她的家就在旁边,她站在家里就能看见这栋竹楼,她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也没听见这边儿有什么异常动静,一直都安安静静的,没想到却会发生了这种事。”
  正在这时,吴波忽然又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脸色比刚才更加惨白,似乎还很愤怒。他手里捧着一块塑料布,上面兜着血肉模糊的一团,姚敛瞥了一眼已经了然,那团物事是死者的内脏器官还有肚子里已经成形的胎儿。
  吴波走到姚敛面前,伸直双臂,嘴里说了一通话,桥下听了十分震惊,他颤声给姚敛翻译了吴波的话:“他说这些东西被扔在了村寨大门附近的供奉着的佛像上,他们发现的时候还在这堆……东西上发现了一撮白色的胡子,他们怀疑……怀疑这是你那位朋友黑老羊的,所以就去黑老羊的屋子里找他,结果发现黑老羊不见了。“
  “去他妈的,你告诉他,这不可能是黑老羊干的!“姚敛愤怒的抓起了那撮白色的长毛看了看,然后更加坚定的说道:”这他妈根本就不是胡子,这是头发,黑老羊根本就没头发,丫是光头!他不见了只能是也遭了毒手!“
  桥下将他的话翻译给大家,寨民们听了忽然就一阵打乱,很多人叫喊了起来,桥下立刻给姚敛翻译道:“这些人说是罗刹鬼,他们说什么白毛鬼王出来了。”
  “什么罗刹鬼?”姚敛奇怪的问,桥下连忙和吴波沟通了片刻,然后给他们讲道:“当地有个传说,说这片深山里以前是罗刹鬼的国度,住的都是吃人的罗刹鬼,他们的王是一个长着白毛的鬼王。这些罗刹鬼以前在印度,后来被神猴哈奴曼打败,残兵败将跑到这里的大山中隐藏,时不时会出来害人,专吃女人和小孩,有时候还会抓走漂亮的姑娘去当老婆。”
  姚敛什么都没有说,他站在原地似乎呆滞住一样,只有韦无忌知道他此时似乎已经在心中有了眉目,正在思索解决这个案子的办法。
  “三哥,你没事儿吧?”Ashley关切的问他。
  姚敛回过神儿来,对桥下说:“你告诉吴波,叫他给我在村子里找两个人,要一男一女,最好是夫妻或者情侣,女人最好是个孕妇,我要带他们进山去抓鬼。”
  说完,姚敛一言不发的就走出了竹楼。Ashley等人跟着姚敛回到房间中,无忌一进门便兴奋的问道:“三哥,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你是不是要用我们韦家传下来的十八天魔舞来捉那厮?”
  姚敛打开了几瓶啤酒递给大伙儿,他的表情也同无忌一样略带些兴奋,他说道:“老四,根据咱们这些天汇集来的情况看,我当初的判断其实没有错,害人的这个所谓的罗刹鬼王其实就是一头熊,只不过这头熊有些特殊,无论是他的外貌还是他的习性。“
  Ashley很好奇,她说:“特殊?熊会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呢?而且刚才在那里发生的事情也太奇怪了……我觉得会不会……真的有鬼啊?”
  姚敛冷笑道:“鬼?这个世界上哪儿来的鬼?所谓的鬼,不过都是人类自己的心魔罢了。我们现在不需要去管刚才竹楼里的事情,我们只说之前的情况,的的确确是有一头猛兽来吃人,根据描述,这应该是一头南亚特产的熊,懒熊,当然,这头懒熊有些个体的变异,外貌上比普通懒熊大,而且样子也有变化,至于习性上,比如它喜欢捕食女人和孩子,喜欢折磨猎物等等,这都很正常,动物和人其实没啥区别,人类中会出现变态,动物也一样会出现,这便是我历代祖先所追杀的所谓魔物。这些动物捕杀猎物已经不单单是为了生存,它们以此为乐,捕杀甚至折磨猎物,却并不仅仅是为了果腹,而是当成娱乐满足自己变态的习性。”姚敛说完一口气干掉了手里的啤酒,自言自语道:“这种野兽必须死。”
  “那十八天魔舞又是什么呢?你为什么要吴波给你找一对男女?难不成你要用他们当做诱饵吗?”Ashley更加好奇了。
  姚敛满意的点点头,对她说:“是,我和无忌的祖先奉命在西山创办度朔寺,在那里秘密训练从围子营和民间招募来的猎手,他们曾经合著过一部《千手伏魔陀罗尼经》,分为南北两部,每部经书十四卷,合计二十八卷,里面记载的都是他们捕猎的技巧和方法。我们姚家捕猎靠力,他们韦家靠术,两派相辅相成无物不破。咱们要抓的这头懒熊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厉害的地方,难就难在行踪不定难以寻觅,咱们靠简单的进山搜捕,就凭这点儿人手肯定是不够的,即使调来大军一寸寸的地毯式搜捕,也未必就能找到它,所以咱们只能想个办法引诱它主动出来。我记得老四的祖上所著的南部经书中有一卷修罗乾达婆经,里面就详细记载了用十六天魔舞这种办法引诱魔物现身的办法,说白了就是通过声、色、嗅的刺激,使那些拥有变态习性的野兽自投罗网。不过咱们目前的条件难以组织起十六天魔阵了,只能化繁为简的试一试,希望吴波能给我找到合适的人选。”
  Ashley红着脸笑了笑,说道:“怪不得你们俩那么兴奋呢……你看四哥乐的都满脸跑眉毛了,合着就是弄个成人秀给它看。”
  姚敛乐着说:“你这么理解也没啥错,不过咱这比成人秀复杂一些,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第二天吃午饭的时候,吴波领来了一男一女来见姚敛他们,两个人年纪都不大,男的个子不高,一身精壮的肌肉,女人也是蜂腰肥臀面容姣好,只是微微隆起的腹部证明这是一名孕妇。吴波介绍说这两个人男的叫德钦苏,是本地寨民,但是以前一直在泰国等地打工,被老板看上了培训之后表演了几年成人秀,各种体位无一不会各种技巧无一不精,更兼体力好爆发力强。女的叫玛丹,则是附近有名的寨妓,没有什么特长,就一样儿:骚,而且,恰巧她怀孕了。
  姚敛听了吴波的介绍忍不住哈哈大笑,他问无忌道:“老四你看看这俩人,合用不?”
  无忌也笑嘻嘻的看着二人,说:“合不合用这么看是看不出来啊,叫他们秀一段儿呗。”
  金不换在旁边也附和道:“对对对,叫他们演一下看看。”
  无忌最烦这个人,便挤兑他说:“哪儿他妈又有你的事儿啊,这儿叫你看毛片儿呢?我们这是办正事儿知道不?滚一边儿撸去,少说话。”
  吴波听了他们的要求便点头直说:“easy,easy。”他拍拍手,那个玛丹便拿过一个录影机放起了音乐,两个人跟着劲爆的节奏便表演了起来,那个德钦苏明显是专业选手,各种姿势连绵不绝,不过玛丹就差多了,根本合不上拍,只是好在她天生媚骨,很大程度弥补了不足。
  姚敛站起身,说道:“行了,停停停,再看会儿哥几个就绷不住啦。”他回头问韦无忌说:“怎么样你觉得,可以吗?”无忌拍着大腿赞道:“太他妈可以啦,你看那小腰身儿,那小眼神儿,没篓子,一会儿吃完饭叫他们去我那屋,单独培训!”
  无忌用完餐便领着那两个人回到他的竹楼里,叫人用纱将竹楼四周围住,看不到里面的状况,然后又叫所有人不得踏进竹楼四周两百米。“四哥肯定没安好心,就为了看那个!”Ashley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姚敛对她解释道:“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十六天魔舞真的就只是舞蹈,靠舞者的形意色嗅引诱观舞之人。咱们在这里没有条件去还原真正的十六天魔舞,不过好在要引诱的也不过是个畜生而已,稍微训练训练那两个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靠,那刚才你们叫那两个人表演成人秀!“
  “哈哈,闲着也是闲着,看看秀喝喝酒,也算给我们发点儿福利啊,再说你不也看的挺开心的吗。”
  姚敛叫大家各自回去休息,准备次日天一亮便进山去猎杀那头食人兽。但是在他的心中,一直在苦苦思索着另外一件事:那个孕妇的死亡和黑老羊的失踪到底又是谁干的!姚敛觉得这个寨子一定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而黑老羊的失踪和那个孕妇的死亡会不会和这个秘密有关系呢?他思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头绪,但是他认为下手的人一定是寨子里的人,不然不可能无声无息的杀死一个孕妇又弄走了黑老羊,要知道,这里的人居住的都是竹楼,稍微有些动静就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尤其是黑老羊可不是一般人那么好对付,虽然受了伤,但是想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把他弄走几乎就不可能。
  姚敛想的头疼,他一骨碌从床上坐起,伸手去了颗雪茄点上,忽然有人敲门,抬头一看却是曾经领自己来的那个少女。姚敛连忙请她进来,那姑娘怀里捧着一个木盘,里面都是瓶瓶罐罐的东西,她对着姚敛行了个礼,然后便比划着请他去冲个澡,看意思是要为他按摩。
  “我说看你这动作眼熟呢,桑拿那一套吗,推油啊!”姚敛知道她也听不懂,便摇手拒绝,然后拿起木盘里的精油香粉一类的罐子跟她比划起来,意思是说这些东西太香,进山捕猎的时候会刺激到野兽。
  那个姑娘倒是相当聪明,一下子便明白了姚敛的意思,她点点头,又行了个礼,便端起木盆要走,姚敛忽然发现她的头顶上有一片白色的东西,他一把扯住那女孩儿,伸手从她头上摘下那白色物体,发现居然是一撮白色的毛发,跟在死去孕妇器官上面找到的那一撮毛发一模一样。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lBL8s 禁闻视频 t.cn/RxrADk4 “赵国”四大自残:百度治病,微信养生,专家荐股,微博时政。分别伤害身体,父母,财产和智力,总有一款适合你!呵呵,看看这个,珍惜生命..  发表于 2017-8-19 00:5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原文化网 ( 豫ICP备14007521号-1 )

GMT+8, 2018-12-11 07:05 , Processed in 0.384674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4-201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