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书画
查看: 816|回复: 3

《乌有兰若集》草稿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6-15 06:47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99

    主题

    2782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185
    发表于 2018-1-8 07:5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乌有兰若集
    文|王东

    序言
    近日大雪,夜不成寐,收拾旧时文章,杂文数百篇,皆时过境迁,不足与世人道者。唯游戏之诗文,无伤大雅,故略作整理,共七十九篇,划分三卷,算作过去几年之纪念。思忖人生如白驹过隙,从无到有,从有到无,终归是乌有。定名曰《乌有兰若集》。
    目录
    上卷  糊涂文
    一   董娃蛋传
    二   流氓游陈州记
    三   斥平坟令
    四   牛明领琐记
    五   乌有娘子记
    六   报毛子妹书
    七   李逸野传
    八   郭亚东传
    九   黄安传
    十   太康赋
    十一 《如见花开》后序
    十二  天下醋宗记
    十三  论装逼
    十四  迁郑书
    十五  《二十四书品》后记
    中卷  红酥手
        五律.无题
        清平乐.夜吟
        采桑子.思春
        月下吟
        清平乐.夜吟
        七绝。夜吟
        九层台
        古风。题望花湖
        沁园春.无题
        七绝。春梦
    十一  长歌行。忆陈州
    十二  五律。端午游龙湖
    十三  七绝。题照
    十四  七绝。感怀
    十五  古风。美人吟
    十六  美人谣
    下卷  白水吟
    四十八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6-15 06:47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99

    主题

    2782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185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07:56: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卷  糊涂文
    (一)
    董娃蛋传
    董氏娃蛋,陈州人,素无赖,为霸一方。天朝六十一年某夜,娃蛋携子驾车游,路遇朱氏峻峰,车轻擦,娃蛋怒殴之。峻峰惧而逃,娃蛋呼狐朋唤狗党,皆须臾至,围峻峰痛殴之。民有劝者,亦遭折辱,观者渐众,有愤而报案者,然陈州六扇门推诿扯皮,迟未至。当其时也,峻峰血溅身疲,哀鸣不已,娃蛋辈如狼逐肉,拳脚不休。峻峰踉跄奔北,迫跳于湖。窃以人心揣之,睚眦之怨,此报也甚矣,然娃蛋辈必欲置之死地,于朗朗乾坤之下,冷砖碎瓦,势如飞雨,交加于峻峰之身。呜呼,神州广大,竟无良民藏身之寸土,悍捕百万,可有尽责援手之一人?少年青春,玉损于强梁,高堂白发,望子于何方?
    舆论大哗,皆物伤其类也。今朝暴毙者峻峰,明日横亡者谁人?娃蛋辈,暴虐乡里十数载,有耳者皆闻,有目者尽睹,陈州六扇门,如无耳无目之僵尸,终至养虎贻患。尔等衣民衣,食民食,诚不以民为意也。容黑恶猖狂,使良善遭屈,清平世界,为之颠倒,和谐社会,竟成虚幻。尔等纵不羞于天地,独无愧于良心乎?娃蛋当诛,倾龙湖之水不足以涤其污,然溯其源,始作俑者,陈州六扇门也。
    或曰:娃蛋辈,鱼也,六扇门,渔也。竭泽而渔,渔者之长利损矣。故打黑而黑不尽,扫恶而恶愈炽。吾人潸然,龙湖水畔,睹今人贪虐,肝肠寸断;太昊陵前,思先祖仁德,不胜唏嘘。知正史不记,故为野史存之。
    天朝六十二年大和尚于乌有兰若
    (二)
    流氓游陈州记
    天下事,有可为有不可为;世间人,有可交有不可交。东湖赏荷,可为也;陈州高朋,可交也。
    君不见,牛翁大腹,才容八斗,吾欲窃而均之,未得其机。张师长髯,挥墨似仙,吾欲效而习之,未逢其时。怅怅然凭杯酒解忧,归而醉卧,梦回陈州。
    噫,陈州!千秋古城,百代风流。日出日落,云烟过眼,风来风去,兴亡转头。思上古春秋,萎靡之音波荡于东门,情也欲也,终成荒丘。汉唐烽烟,金戈之声雷鸣于北关,国也家也,恍如残舟。莲子苦矣,纵代代不绝青天,能解几人倒悬?荷花艳哉,纵层层叠嶂昆仑,难掩权力恶臭。
    噫,陈州!论坛长兄,忠义贤弟。不多言而情溢,不善文而志高,不为礼而义在,不使心而智存。名士再名,和尚不知,所知者论坛良善,若花中之荷,美而不妖。骚客再骚,和尚不闻,所闻者忠义正直,若沙洲孤柳,迎风长啸。阳春白雪何足为羡,江渚渔樵肝胆相交。
    噫,陈州!润德佳丽,陈楚美酒。赏万顷碧荷,不如美人一笑之悦目;看漫天云霞,难比婵娟微颦之娇羞。饮千坛陈酿,何如青娥顾盼之醉人;泼满室徽墨,岂胜仙子贝齿之含香。吾凡心动矣,春心荡矣,色心起矣。暗咏经百卷,犹心魔难消。前辈曰:贪杯者恋酒,爱美者好色。大愧!
    旭日初升,尿憋酒醒,方知一夜缠绵者,乃仨月未洗之抱枕。昏昏然为文,记之。偶瞥架上白衫,背有二字:流氓!故为文加题:流氓游陈州记。
    天朝六十二年大和尚于乌有兰若
    (三)
    斥平坟令
    闻豫州平坟令,愚以为过也甚矣。
    昔有四古国,曰巴比伦、埃及、天竺、中华。历经沧桑,渡尽劫波,四亡其三,唯中华一脉绵延不绝,更有复兴之气象。何者?传统文化也,忠孝礼义也。古人之父母,为今人之祖先,后人之祖先,即今人之父母。修坟立碑,清明祭祀,正念其祖而记其根也。国以家为基,家和则国兴。家和必循其伦理,故孝为五伦先,亦是八德首。生而敬养,死而祭祀,和谐社会之一足也。今豫州平坟,若暴风雨,强力而为,坏人伦,残民心,使生者不安,死者不宁。旷野田间,尽愤恨之声,市井里巷,皆诅咒之语。为政若此,非乱臣贼子而何?
    或曰:坟平则地增,此言大谬也。二十年来,天下强拆者众,建筑者众,废膏腴之地为闲置楼房,当年稻梁茂密之所,而今半为鬼城,何止亿万顷。今豫州颍川,坟平五万座,地增六百亩,然民心离散,国基飘摇。呜呼,其得何少,其亡何多也。雏儿能算之题,唯豫州众官不解乎?此诚侍主无恩,谋国不忠者例也。
    或曰:坟不平则地减,此言大谬也。放眼神州,百年坟茔几处?其生其灭,自然之理。一朝平坟令下,吏不行则黜,师不行则废,民不行则执法队排云相逼,何亟不可待若此?尤可笑者,竟以零上访为荣,岂不闻厉王禁谤,道路以目,秦君暴虐,刘项腹诽乎?尔等以之为幸,吾适以之为忧也。此诚唯上是从,奴颜媚骨者例也。
    平坟非无利,循序渐进,移风易俗。然为官者,求政绩之心过切,急如待产之孕妇,迫如将射之几巴,须臾不可待。呜呼,一叶知秋,患生民之无助,百川赴海,恨天下之累卵。呜呼,豫州仆,呜呼,平坟令。
    天朝六十三年大和尚于乌有兰若
    (四)
    牛明领琐忆
    牛氏明领,陈州新站人。好文学,有经略,能躬身下士,游刃庙堂。其少贫困,躬耕于乡,得微闲则读书,经史子集,无所不览,天文地理,多所涉猎。将近而立,复高考,入省学,竟得仕宦。
    陈州自古文学之乡,王霸之地,前圣殿堂,散如珍珠,先贤遗迹,俯拾皆是。诚可叹者,或残破,埋没荒草,或调零,归于尘土。先生常为之忧心,故携同好,曰徐卿峰,曰付世桢,曰李涛,踏晨霜,驱冷雾,驾秋风,驭寒雪,辗转陈地,走访耆老,三易寒暑,终得千百年名胜概貌,著书曰《七台八景》。
    先生善诗词,痴迷古韵,以耳顺之年,积稿百篇,众书家为之抄录,欲结集以飨后人。然付梓之际,竟撒手人寰,实可惜之甚者也。
    吾与之相识,缘起网络。当年多愤,见不平则拔剑,睹不义则挥刀,为文张扬,人或惮而远之,厌而疏之,然先生青眼相待,三邀而会于龙湖,持吾之手,漫步于柳堤之上,谈古今,论天下,相得甚欢。《董娃蛋传》,其击节而诵,谓吾曰:能为此文者,所知不过二三老朽,不意君之青年也。以君之才具,何潦倒若此也?复问吾家世,嗟叹良久。
    后五日骑行,周游豫东千里,交益深,情益洽,惜乎文气相投,而处世之道异也,吾以江湖孤羽,终难入雁行之阵。偶念之,常有愧悔处,非可言于人者也。初以人生百年,与其畅怀之日多矣,不期先生之病也急,亡也速,胸中千百万言,竟成隔世之语。呜呼,痛哉。
    冬月初七,先生之葬日,吾持挽联一幅以送之:
    梦回陈州,看潮起潮落,谁主沉浮,俱往矣,君犹欠我酒三斗;
    胸怀天下,惜云卷云舒,莫论输赢,归来兮,我且还君泪一壶。
    先生,永别矣。
    天朝六十四年大和尚于乌有兰若
    (五)
    乌有娘子记
    网络风云之地,江湖名利之场。多欲者众,无欲者寡。君不见,蝇头争王,劳心而至于亡者若过江之鲫;蜗角称霸,戮力而至于败者如归北之雁。孜孜无有闲时,生亦何欢?和尚看破红尘,游戏人间,以无稽之谈,获良友百千,中有一佳人,号乌有娘子,甚相得。夜阑人静,望明月而心动,睹落花而情伤,提笔忘言,且糊涂为文。
    噫,美人!何不少年相知。枝头青梅,恨不为卿采之,林下竹马,恨不与卿共之。田间秋虫,恨不为卿弄之,风中蝴蝶,恨不为卿舞之。痛哉,卿之笑靥,不得与吾为药解忧。卿之长发,不得与吾绕指为柔。漫漫长夜兮,卿之芳心谁许?迢迢前路兮,卿之初吻何寄?
    噫,美人!何不未嫁相知。恨天地之无情,卿生南国兮吾长北方。恨人生之不谐,卿处深闺兮吾游八荒。恨红娘之鄙陋,错点鸳鸯兮千山为防;恨月老之昏聩,误牵姻缘兮万水成障。身如朝露,缤纷之易逝,欲争而无计彷徨;生如流星,璀璨之短暂,欲取而只余惆怅。
    噫,美人!何不与吾相知。沉鱼落雁,放眼不过皮囊;兰心蕙质,入心即为陈酿。文姬北嫁,可知曹郎之悲;蕙仙游园,当念陆翁之伤。恨青灯之渺渺,吾独坐兮天亦无语。恨颍河之荡荡,卿无踪兮佛也凄凉。天意难违,唯有清歌相寄,冰心谁知,且把瑶琴更张。
    文初毕,鸡已鸣。复缀一诗于后:天籁之音北方来,倾国倾城倾禅台。佛心那堪风吹过,明月青灯两徘徊。吾诵之再三,大呼扯淡。痛快,哈哈哈!
    天朝六十四年大和尚于乌有兰若
    (六)
    报毛子妹(冯二)书
    吾妹毛子敬启:
    闻君劝慰之语,情深义厚,吾甚感佩。特修书以报之,聊抒胸怀,以解妹悬望之惑。
    古今不同,然人心一也。趋利避害,争名夺位,入此囹圄者众矣。私心为上,公心为下,入此桎梏者多矣。呜呼,百年易度,黄泉回首,岂不愧哉。
    常闻天下之欢略同,天下之悲各异。妹所欢者,日进斗金,吾所悲者,路有饿殍。三十年来,读书破万卷,欲有所为也。纵不能广厦千万以庇天下寒士,亦当提青锋三尺解人倒悬。岂不闻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乎?一己之富贵,不可长保,天下共富贵,方可无忧。吾呕心历胆,正为百世子孙谋也。
    世人多笑吾痴,唯妹了了,可谓知己也。生此太平之时,王霸之图可以休矣,博爱之心岂可灭乎?固知独力难为,幸有三五同道,共创中原文化,以为复兴道德之基地,使分崩沉沦之人心,渐行老吾老幼吾幼之正途,如此则神州幸甚,千秋幸甚。
    愚兄常怀日天之志,惜乎屌短也。然才力可乏,壮怀须臾不可萎靡。吾固有亡时,而子孙无穷尽,天下大同定可期哉。今睹信思人,妹之友爱之情,溢于言表,吾为之哽咽。特以一语以赠之:不求留痕于青史,但求裨益于家国。
    承妹惠问,高堂矍铄,妻子无恙,虽无大富贵,尚不乏温饱。妹勿忧也。
    天朝六十五年大和尚于乌有兰若
    (七)
    李逸野传
    李氏逸野,世居东川。天朝龙兴,抗美援朝,逸野适弱冠,慨然有壮志,乃投笔从戎,为战地记者。生,人之所欲,死,人之所惧,舍生而忘死,所为者何?国家之大利,民族之涅槃也。百战余生,归国居汴梁,入日报社。
    逸野敢直言,精于文章,疏于世故,落寞不得志。惜乎风华正茂,而磨难旋踵,艰苦备至,其蜗居于陋巷,风雨为常客;徘徊于穷途,草蔬为佳肴。妻儿哀啼,长有锥心之痛,世事维艰,久盼残春之光,然何能为也,以将知天命之年,抱病骞之躯,寄情于笔墨,正其宜哉。
    大悲愤方有大作为,岂逸野之谓乎?洛阳纸贵日,门前车马不息。然其有狂名,视权贵如无物,尝闻江氏求字,四尺三裁而与之。更于书斋布告曰:家中下岗者众,赖字谋生也,不付钱者,同谋财害命耳。噫吁,大有板桥遗风也,个中滋味,复谁知耶。
    以书名世者,千古几人?世知逸野,因其书耳,或曰比肩怀素,天下以之为幸,吾独以之为悲也。兰亭雅集,后人争羡曲水流觞,然曲水之中,几多右军眼泪?若逸野者,或曰,其书高绝,其画古远,其文朴美。何适其无有以文人之道而论之者哉?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真文人之真性情也。流连于书画末艺,实志灭愿绝,聊以生活矣。
    和尚曰:逸野老矣,疏狂也甚。无魏晋阮嵇之富贵,有明清唐黄之洒脱。其狂也,岂半世潦倒,悲从中来之影像乎?所幸者,不失自由之灵魂,亦得其乐矣。
    天朝六十六年大和尚于乌有兰若
    (八)
    种玉者郭亚东
    自古中华文士,有所成者,多诗文书画俱佳。未闻擅诗文而不通书画,擅书画而不通诗文者也。若右军,兰亭集序所传世者,探究天人之华章,岂书法而已哉。噫,诗文者,心之道,书画者,外之道。故不通诗文者为书画,得其形而失其神,纵砥砺百年,不过一匠耳。俗所谓入山不登顶也。不通书画者为诗文,得其里而失其表,虽大才昭昭,终有所憾。若昆仑之玉纳于朽木之盒也。
    郭氏亚东,鹿邑人,李耳之乡党。生于道德祖庭,成于文华之乡。其好丹青,水墨为画,草木生情,墨舞秋色,管领春风,自有规模气象。世人好亚东书画,求之而得者,锦绸为里,檀木做框,或悬于中堂之上,或镶于卧榻之侧,乐不自胜也。求之不得者,或辗转反侧,或恹恹然,怅然若失。
    然世人知其书画,不知其诗文乎?观其文字,情切处,吐纳珠玉,意深时,卷舒风云。流畅也若瀑布千仞,曲折也若山溪百回。柔也若春风,发嫩蕊于微尘,穆也若惊雷,激蛟龙于瀚海。惜哉,红尘羁绊,俗务纷纭,虽文采斐然,终匮于时光,不得肆意于文章。假以流年,为云中鹤,可大放异彩矣。
    亚东岂唯文士乎?更君子也。世人知其诗文书画,独不知其孝义耶?其求道于逸野先生,诗文书画,俱受其教,廿余年矣。艺术之途,事半功倍。正乘巨舟以临沧海,踞高山以观星河者也。亚东有卓识,亦有担当,力促李逸野艺术馆于天下李氏之祖庭,此于恩师为孝行,于国学为盛事,于家乡为种玉。世之同侪,效之者将众,后之来者,受益者何多。
    亚东先生,良师益友也。君子之交,唯长歌一曲以赠之:任情两狼毫,不负五车书。老君台上生紫气,问道何须出函谷。心清作兰海,神远结菊庐。明月昆仑千秋在,看君种玉独挥锄。
    天朝六十六年大和尚于乌有兰若
    (九)
    黄安传
    台湾,中国之宝岛也。近代以来,日寇强占而奴化之,历五十载。天朝龙兴,蒋氏余党复窃据偏安,历三十载,后失其鹿,李氏登辉,吕氏秀莲,陈氏水扁,蔡氏英文,岛内之跳梁,皆华皮倭心,或暗行分裂,或明嚣独立。数十年来,大陆割肉以养之,剖心以待之,虽使台商富贵倾城,然不期台逆渐成鼎沸之势,望统一者,十不存一。
    黄安者,宝岛新竹人也,祖籍福建漳州。少年好音乐,无有赏之者,春秋磨砺,而立之年,始以新鸳鸯蝴蝶梦之曲走红神州。后居京都,为歌手,为主持,正台胞之翘楚也。天朝六十六年秋,安突发微博,揭批台女名钟屿晨者,其姑钟秋美,大同生医之东家,适与厦门国企之水务集团洽谈合作也。而钟女于脸书肆言分裂,其曰:诚觅同道共赴厦门,吸金支那以养台独哉。
    事发,舆论大哗。有激愤于钟女者,华夏之常情也,有谵辱黄安者,岂非邪怪耶?尤台逆为甚,恨安揭其党羽画皮,几欲杀之而后快。安不为所动,历七昼夜,慷慨为血书,上诉于国台办。其言略曰:东郭善中山之狼,险亡于畜生之腹,农夫救雪僵之蛇,横死于恶毒之口。此皆前车之鉴也,庙堂诸君,岂不知哉?天朝求和平一统,需恩威并施,实天理人情之自然也。惜乎岁月蹉跎,恩不绝而威不至,善不彰而恶不惩,终使台逆坐大,君子萧条。钟氏屿晨,台逆之小者也,犹复如此,况其大者乎?若李陈吕蔡之流,外挟美倭以自重,内惑愚民以流毒,赌国运以逞私欲,货苍生以博微利,和平一统,何异于水月镜花也。诚望持笏诸君,收拾雄心,约束国企,早绝养虎遗患之蠢行,不使奸小享利而成仇。若使善得其所,恶得其惩,非惟宝岛无忧,虽钓鱼琉球,回归不远矣。
    书上,国人为之感佩唏嘘。
    和尚曰:时移世易,今之黄安,名著于艺术之界,行越于君子之上。情系家国,直面奸邪,无数冠精英之名以混世者,岂不汗颜乎?或曰,作秀也,噫,天下人皆做此秀,中华崛起复何忧哉。
    天朝六十六年大和尚于乌有兰若
    (十)
    太康赋
    |王東
    梦游于乌有兰若,偶遇一居士,自称上都之人,博闻多识,通古今,知天下。其问曰:君何方人?吾曰:我有故乡,神州之上,古称阳夏,今名太康。
    其哂然曰:工业世纪,科技时代,藏矿者富,临海者足,城大者盛,地枢者荣,吾闻太康以农为本,地瘠民贫,多背井离乡者,或谋生于闽粤,或求食于京沪,窘迫若此,君何荣耀也。
    吾曰:悠游水中者,鲤鳅是也,非龙也,龙不安乐于海窟,入青云而搅动乾坤;低枝盘旋者,燕雀是也,非凤也,凤不沉醉于梧桐,御长风而翱翔苍穹。吾乡之人,皆龙种凤姿,君以俗理度之,不察远矣。
    其嗔曰:君好大言,太康实无宝者也。
    吾曰:太康之宝,大且美哉!君不见一马平川,千秋粮仓,英雄辈出,万代荣光。涡水浩浩,百折而不回;文庙巍巍,溢彩而流光。控扼江河,殷商中兴之地,睥晲中原,刘项逐鹿之场。朱门巨室之谢氏,定华冠于江南;贩夫走卒之吴广,成张楚于淮阳。倚马千言之袁宏,一时文宗。争儿断案之黄霸,两汉贤相。然女子之奇更胜于男子也,吟絮之才,始于道韫,三后争辉,盛于符郎。
    岁月峥嵘,灵秀之气未消,春秋砥砺,仁义之风益长。君不见天朝以来,民皆尧舜。我之太康,异彩大放。总角童子,晨诵之声若鹤鸣彻于九天,束发男儿,夜读之灯如萤火遍及千庄。文学之士,多如繁星,巧手之匠,领骚八荒。乡间巨贾,不输于陶胡;堂上君子,追迹于王张。匹夫仗义,舍身救危者旋踵,白衣多情,施财济困者海量。有人若此,非宝而何?吾乡之宝不私藏,故能利中国,益四方。
    居士太息曰:以物为宝者,守财之奴,以人为宝者,兴邦之王。太康诚华夏福地,先生亦国之栋梁。
    吾大笑,抚其肩曰:孺子可教。梦醒,正晨曦初露,日出东方。
    天朝六十七年大和尚于乌有兰若
    (十一)
    《如见花开》 后序
    夫天下事,有能为有不能为。能为之事,有敢为有不敢为。敢为之事,有善为有不善为。今李逸野杯全国征文大赛,散播神州风采于四方,弘扬中华国粹于时代,逸野先生之能为者也;以文学之道载书画之艺,假文学之笔传书画之名,倪莉君之敢为者也;结集成册,使风流著于青史,盛事传于后来,亚东兄之善为者也。
    世多浮躁,人溺于名利,故疏于学问,以至大家寥寥。二千年来,以书画名世者,多士大夫,何也?腹中五车书,胸怀天下策,其好书画,皆志于修身怡情,雅道之一途也。故能自由洒脱,终至于巅极。今之为书为画者,多俗士。握笔之始,名已满心,识墨之初,利已遮眼,欲有大成,不亦难乎?或曰:七品郑君,亦非君子耶。呜呼,先得道而后入世,时也势也,其虽名行于百代,岂本心乎?插柳之事耳。若时下诸君,未得道而已入世,不可同日而语矣。逸野先生,正先得道而后入世者也。其安守穷庐数十寒暑,寄情于笔墨,肆意于诗文,此士大夫之精气神也。名彰于世,正其宜耳。
    亚东兄,优雅饱学之士。其殚精竭虑,建李逸野艺术馆于道德祖庭,诚文艺界一大盛举,堪为后来者标杆。倪莉君领航中原文化论坛,文采斐然,创意百出,敢为常人所不敢为。二君感佩逸野先生高风,故有此全国征文大赛。历时三月有余,万里之内,文朋闻风而动,九州之外,诗友踏歌而来。佳作何止数千,择其精华,为此文集,使魏晋风骨得以永续,兰亭精神重放异彩。或曰:前人未之有也,今人岂能为乎?嗟夫,愚人之论也。千川入海有其源,万象更新有其始。前人所为者,前人之前人未尝为也,前人未为者,今人何适其不得为也。
    中原,华夏文明肇基之地,文化璀璨,人物灵秀。值此中华崛起之时代,我辈当发洪钟大吕之声,行气象更新之事。使艺术因之繁荣,文学因之溢彩。百年易过,能无愧于先圣后贤,足矣。
    歌曰:汴河桥畔夫子楼,拨弄风云写春秋。看破也,千古事,灯下几回拭吴钩。明月独举谁与侔,提笔敢笑万户侯。青山在,绿水流,只是白了少年头。
    是为序。
    天朝六十六年大和尚于乌有兰若
    (十二)
    天下醋宗记
    神州之中,有城曰宛丘,伏羲氏王定天下之龙都也。宛丘之北,有台曰五谷,神农氏导民播种之祖土也。台之西南,八百顷浩淼云水,勾连天际。台之东北,三千里肥壤沃野,至于沧海。所谓圣贤之乡,豪杰之地,史有证焉。
    圣贤者,能以德才济世,豪杰者,善因风云化龙,故鸿蒙而致教化,草莽而生五谷。五谷利天下,衍生者百端,其名醋者,居五味之首。宛丘之醋,古法绵延,岂三千年哉。然中原好文学,鄙薄百业,故大名不彰,而四方后起者争秀夺研,竟至衣锦夜行。有识者叹曰:此醋之宗也,何为至此乎?
    或曰,志非才不就,才非学不成,学非德不正。然世之逐利,无所不用其极。以至商贾无良,肆意勾兑以求暴利,妇幼何辜,上下求索难得良品。吾有大兄二三,行合于志,慕义无穷,常为之痛心疾首。故访耆老,邀名匠,缝补宝囊,收拾玉屑,盛之以雪碗冰瓯,伴之以菊英兰露,欲使宛丘老陈,光大于时代,造福于苍生。
    世人多以黄金满箧为有宝,诗书负笈为有道。然酿醋犹做人也,吾辈唯以怀诚为有宝,守信为有道。使天下醋宗,内不负于心,外不负于名矣。
    天朝六十八年大和尚于乌有兰若
    (十三)
    论装逼
    寡人好装逼,皆因有逼可装也。天下装逼者摩肩接踵,然何谓装也,何谓逼也?知之者寡矣。呜呼,知而装之,谓之智,不知而装之,谓之愚。今为装逼之论,发微意于人心,张宏旨于九天,欲使天下皆善而能,成一己之正能量,壮时代之中国梦。
    何谓装也?无而示有,有而示无。何谓逼也?富贵才色耳。富者,大宅豪车,贵者,紫袍昆玉,色者,桃花春风,才者,万卷诗书。装者,行而上之道,逼者,形而下之器。装逼而得逼,人之大幸,装逼而不得逼,人之至悲。
    古今装逼之大者有二,魏蜀吴之诸葛,十六国之王猛。诸葛好功名,初不得志,垦于荒丘,焚香抚琴,自比管、乐,然时人未之许。备将寡兵弱,彷徨无计,得一人则多一人力,故三顾茅庐。备得爱才之誉,诸葛得入相之机,平南蛮,和孙吴,七征曹魏,扬功名于千秋,此真装逼之太祖也。
    猛生于乱世,朝夕奔命,虽贫贱,胸中大有沟壑,气度雄远,不与俗流同。其敛翼待时,候风云而后动。徐统恒温,尘中识珠之士,猛皆不顾,隐于华山。符坚一招而至,君臣相知,灭燕凉,臣匈奴鲜卑,夺巴蜀南中,天下几近混一。功业如此,真装逼之太宗也。
    歌曰:谁爱梁父吟,草庐独悲秋。流云借风势,华山最上头。我为先生叹,千秋二武侯。
    和尚曰:世不乏伯乐,亦不乏良驹,所乏者,驰骋长啸之时势也。若大殿已成,虽有巨木十抱,复何用哉!幸者削其躯干为门阀,不幸者腐朽于林间沟壑。今天下好装逼者众,然无时势何以御长风?嗟乎,悲哉。
    天朝六十八年大和尚于乌有兰若
    (十四)
    迁郑书
    地之厚薄在于人,人之厚薄在于德。君子以厚德载物,故大丈夫处其厚不处其薄。
    中原文化网,起于蓬蒿,历百折而不挠,弹指之间,四易寒暑。人间正道,匡扶者多矣,国学精粹,弘扬者众哉。汲汲以求,未敢丝毫懈怠。然梁园虽好,非久恋之乡,陈州虽美,亦风云道场。痛定思痛,决计迁移郑州,招贤士,揽英才,争大名于天下。
    尝闻大智若愚,大智者,通古今之变化,若愚者,守真善之本心。人事如此,天亦助之。或曰:颠沛经年,人心离散,基业飘摇,何能为乎?呜呼,君不见孔子绝粮于陈蔡而志弥坚,重耳奔命于楚秦而气愈壮。孙膑断足,犹败强魏,勾践卧薪,尚灭横吴。夫庸人之所惧,正大丈夫之所趋也。故能以羸弱之马而长驱千里,病残之翼而扶摇九霄,岂人力邪?先贤曰:欲成非常之功,必行非常之道,古今一也。今振臂一呼,熔炼二网三公司,聚合洛汴十八骑,拨弄风云,收拾乾坤,正其时耳。
    黄河浩荡,入东海不复回,太行巍峨,柱长天不折腰。吾今怀随侯之珠,荆山之玉,当示宝于四方,争辉于时代,虽千万难直往矣。今传檄网络,布告天下,已修整凌烟,布置玉案,虚席以待有志者。诸君,复何待也?
    天朝六十八年大和尚于乌有兰若
    (十五)
    《二十四书品》后记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终须留下些许印记,方不枉尘世间走上一遭。故古人有立德、立功、立言之说。立德者,标杆于万世,立功者,泽被于千秋,立言者,有补于百代。世人挠挠,成三不朽者,或曰唯孔、王、曾三子,真腐儒之愚见,庸夫之蠢识。此非天下至论,乃一家闭门自夸也。吾等当嗤之以鼻,贱之如烂泥。呜呼,老庄墨韩,何逊于仲尼?秦皇汉武,岂不如阳明?湘南老曾,居汉地而倚胡马,更等而下之下者也,当愧于近代诸烈士。
    吾弟剑星,少有大志,博览群书,俯察天文地理,通变古今阴阳,常以萧何、诸葛自诩,欲腾挪乾坤,安济苍生也。向年交游甚密,谈古今,论天下,推倒一众豪杰,抒浩然胸臆,何其快哉!今其神经突发,寄数百言,曰:穷七载之功,十易文稿,终有《二十四书品》,欲追迹先圣前贤,不使司空过庭独擅其美。吾大怒,弃于茅厕,复尿之。呜呼,大丈夫顶天立地,当以兴国安邦为己任,岂可学宦途失意之老朽,寄情书画,一叶障目之学士,玩弄文字,而辜负英雄情怀耶?真未老先衰之异照,化龙为鳅之写真。悲哉,从此坐而论道者,复少一人矣。
    书画非不可学,文章非不可写,固有其时耳。王羲之好翰墨,后人重其兰亭,不重其砥砺奋进于朝堂。苏夫子好吟哦,后人重其诗词,不重其犯险救济于苍生。屈原投江,世人重其遗离骚为绝唱,不重其爱邦国。司马腐刑,世人重其作史记秉直笔,不重其谋千秋。皆舍本逐末之举也,误后来者非浅。吾弟剑星,既有大才,虽困于时势不能行宿志,亦当以四子为楷模,做一代文宗,开百世风气,传千古佳话,焉能辜负青春,白首黄卷,呕血末技,而忘乎君子之道义担当?纵尔不羞,吾亦愧之。
    能立德者何必立功?能立功者何必立言?今抛去宇宙心胸,颠倒鸿鹄之志,而做寻章摘句之雕虫,岂德已绝而功无望乎?果如此,夫复何言?
    赋诗一首以记之:
    今日谁登古凤台,
    长呼弄玉吹箫来。
    半生砥砺几场梦,
    十载蹉跎八斗才。
    但有冰心超往圣,
    敢教黄卷作尘埃。
    凤凰台上千秋月,
    栽下梧桐世世开。
    天朝六十八年大和尚于乌有兰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6-15 06:47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99

    主题

    2782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185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07:57: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卷  红酥手
    (一)
    五律.无题
    相思恨无涯,灯前数漏沙。
    三更心独步,五鼓鬓双华。
    风传千秋信,人期二月花。
    有缘同入梦,何必问袈裟。
    (二)
    清平乐.夜吟
    醉里击缶,最爱樱桃口。
    明月青灯长痴守,遍地谁栽红豆。
    乌鹊啼诉不休,天地如笼来囚,
    一片桃花吹去,相思且付江流。
    (三)
    采桑子.思春
    北风吹落花千树,醉卧高楼,难解痴愁,放任相思不可收。
    闲来却把鸳鸯绣,婉转歌喉,莫蹙眉头,最恨痴情未与裒。
    (四)
    月下吟
    天边月,枯树枝,西楼灯未眠,哪个在相思。
    天边月,风如丝,美人镜中妆,只剩一个痴。
    天边月,更鼓迟,莫负千行泪,未语禅先知。
    (五)
    清平乐.夜吟
    醉里击缶,最爱樱桃口。明月青灯长痴守,遍地谁栽红豆。
    乌鹊啼诉不休,天地如笼来囚,一片桃花吹去,相思且付江流。
    (六)
    七绝。夜吟
    最爱人间四月花,风撩杨柳月笼沙。
    酒酣何处寻知己,且唤嫦娥到我家。
      
    (七)
    九层台
    一层台,半生漂泊路无涯,春心任凭云遮盖。闲来饮酒,卖疯装傻,斜看美人腮。
    二层台,梦中寻趣数青苔,痴迷可恨唯天籁。缘来最怕,倾城一笑,桃蕊为谁开。
    三层台,三更不寐厌书斋,晨钟暮鼓多妨碍。相思难计,乍寒还暖,细雨渡江淮。
    四层台,蹉跎岁月泪成灾,薄情却被相思害。花前默默,杜鹃寥落,休问对不该。
    五层台,千锤百炼凤头钗,此生当了前生债。雷锋庵下,柳杨堤上,一个璧人来。
    六层台,芙蓉春帐诉心怀,桃花掩面千般爱。流香满阁,弄琴抚瑟,红豆魄中栽。
    七层台,多情最怕别离哀,七分荒谬为君改。温柔季节,芭蕉胜火,从此两无猜。
    八层台,青灯一缕锦书裁,泪眸相顾无何奈。西楼明月,惊飞彩蝶,传语凤凰台。
    九层台,似花美眷可怜哉,且将寂寞抛门外。纵然悬隔,华年易度,直到泥尘埋。
    (八)
    古风。题望花湖
    望花湖畔望花亭,花落花开任凋零。
    明月千秋知我意,一湖相思一湖萍。
    (九)
    沁园春.无题
    遥想当年,美人如玉,笑靥如花。把红绡舞乱,羞了明月,青丝翻转,幻作云霞。漫卷珠帘,胭脂轻画,却为何人嘘沸茶。可辜负?那多愁雨季,似水年华。
    而今素面青纱,弄长剑劈波成绝葩。看眉头霜色,冰凝赤县,眸间秋意,冷扫天涯。说爱谈情,几多欢笑,不过蜻蜓水上划。孤独甚,唱厌了梁祝,慢数流沙。
    (十)
    七绝。春梦
    大醉春风懒问书,
    梦中仙子正当炉。
    风云涤尽红尘事,
    白水桃花煮一壶。
    (十一)
    长歌行。忆陈州
    忆陈州,欢乐解千愁。对酒当歌,当歌也温柔。
    情已浓,今朝如花开豆蔻,做蝴蝶双飞不停留,春已满西楼。
    忆陈州,与子共携手。水中芙蓉,芙蓉也含羞。
    情已深,何惧那红尘众口,君弹筝我为君击缶,天凉好个秋。
    忆陈州,爱到死不休。人生百年,百年谁自由。
    情已坚,明月做信物千秋,纵老去心为你颤抖,共住长江头。
    纵老去心为你颤抖,共住长江头。
    (十二)
    五律。端午游龙湖
    我驭北风来,湖中碧荷开。
    长歌惊雁鹭,飞履上云台。
    岁月寻常矣,忧愁何苦哉。
    且干杯中酒,笑看美人腮。
    (十三)
    七绝。题照
    美人如画画不如,辜负胭脂翡翠梳。
    纵使丹青神笔在,难描秋水自眸出。
    (十四)
    七绝。感怀
    最爱美人红酥手,美人赠我黄滕酒。
    冰心化作天边月,洒向人间是离愁。
    (十五)
    古风。美人吟
    我为美人狂,美人笑我痴。
    相逢不敢言,别后尽相思。
    (十六)
    美人谣
    人慕美人好,我怜美人老。一湖莲花水,何处栖青鸟。
    人爱美人好,我惜美人老。一掬桃花泪,最恨秋来早。
    人妒美人好,我伤美人老。尘烟多迷离,独望明月皎。
    (十七)
    七绝。梦后记
    细雨消磨玉石台,美人又入梦中来。
    曾经最怕心思动,叵耐心思已盛开。
    (十八)
    七绝。心理月经来了
    懒写文章懒饮茶,近来心事乱如麻。
    遥呼织女歌几曲,放任相思到海涯。
    (十九)
    七绝。题印
    蜀山遥寄玉章来,渡雨穿云破禅台。
    我佛从今施法印,美人胸上扫尘埃
    (二十)
    七绝。题鸳鸯图   
    美人不爱大风歌,桃蕊凭谁细研磨。
    相思难了春荡漾,何时共我踏清波。
    (二十一)
    七绝。题达摩渡江
    更深谁抚美人腮,心事由风任剪裁。
    都道红尘逃不过,可怜禅祖渡江来。
    (二十二)
    七绝。春梦
    香薰不觉日头高,爱煞佳人细柳腰。
    巫岭吟哦千百遍,浮生从此尽春宵。
    (二十三)
    七绝。无题
    窗外灯昏月色凉,遥思红袖懒梳妆。
    如今看厌波罗蜜,要向西湖走一场。
    (二十四)
    七绝。感怀
    生平最爱伴花眠,也论妖狐也论禅。
    一片凝脂看不够,别离总是奈何天。
    (二十五)
    七绝。雪
    忽如一夜雪飞濡,杯酒全凭小火炉。
    画上明眸情切切,不知红袖更衣无?
    (二十六)
    七绝。解语花
    最爱人间解语花,春风放任到天涯。
    忽如一夜千山雪,相思成了锁与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6-15 06:47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99

    主题

    2782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185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07:57: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卷  白水吟
    (一)偶感
    英雄未老心先老,厌倦江湖厌倦刀。
    宏图依然水中月,何如归山射大雕。

    (二)感怀
    六百天来梦一场,几回吞声几回狂。
    策马一去绝踪迹,还入绿林做强梁。

    (三)《天下醋宗》——2017第一首歌
    童声:宛丘城龙湖畔,一条小巷铺青砖,卖醋郎声声唤,此间自有长寿仙。五谷台神农殿,稻黍稷菽麦灿灿,中华史五千年,一壶陈醋是天然。
    (唱)
    谁知流水华年,不过弹指之间,梦里宛丘小巷,一样情怀两处相念。
    高堂白发如许,院里老树盎然,花落花又绽放,一湖碧水万里长天。
    宛丘城龙湖畔,一条小巷铺青砖,卖醋郎声声唤,此间自有长寿仙。五谷台神农殿,稻黍稷菽麦灿灿,中华史五千年,一壶陈醋是天然。
    春风几度缠绵,不改楼头旗幡,夏晒冬藏依旧,一点精诚百代志坚。
    牛车铜铃青衫,早把神州行遍,桃李何须多言,天下醋宗大哉乾元。
    宛丘城龙湖畔,一条小巷铺青砖,卖醋郎声声唤,此间自有长寿仙。五谷台神农殿,稻黍稷菽麦灿灿,中华史五千年,一壶陈醋是天然。
    宛丘城龙湖畔,一条小巷铺青砖,卖醋郎声声唤,此间自有长寿仙。五谷台神农殿,稻黍稷菽麦灿灿,中华史五千年,一壶陈醋是天然。

    (四) 戏赠冯老二
    逐鹿中原意飞扬,千古文人哪个狂?
    祢衡大嘴欺黄祖,孔融歪论惹大郎。
    杨修无知说鸡肋,许攸后悔烧袁粮。
    今日寄语冯老二,挨刀皆因舌头长。

    (五)咏怀
    当年不屌万户侯,而今为钱已低头。
    哪个逃出三界外,焉得无欲也无求。

    (六)悼和尚
    哀哉和尚,一朝崩亡,凤坠于天,龙溺于洋。
    思君高义,刿连哽咽,慕君仁爱,孔墨断肠。
    思君文韬,迁谊流涕,慕君武略,信起彷徨。
    思君风雅,维轼哀啸,慕君专情,惠伯悲跄。
    万古如长夜,谁为启明,百代若高楼,谁堪栋梁。
    天下如有疾,谁是良药,兆民若苗禾,谁比雨酿。
    惜乎生不逢时,屠龙当犁,不及腐铁之得力。
    痛乎命途多舛,倚天为槌,难追朽木之猖狂。
    悲乎时乖运蹇,金刚同沙,竟成矮厕之弃物。
    恨乎造化弄人,巨木在涧,已愧微用之牙仗。
    哀哉和尚,心昭日月,痛哉和尚,志越邦璋。
    哀哉和尚,痛哉和尚,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七) 五律.扯淡
    长恨夜不眠,红尘事三千。
    悲秋秋将至,愁病病更颠。
    成败皆由己,兴亡休怨天。
    何方寻自在,乌有半装仙。

    (八)  满江红.池浅王八多
    万里云天,风沙烈,乾坤颠倒。江那侧,岸边蓑衣,长杆斜钓。浪大凭它心不动,一杯陈酒听龙啸。鸟飞过,休问去归来,秋正好。情如意,尘飘渺。江湖乱,魔牙獠。盗泉君子满,四维亡夭。长恨浮生名利误,高谈不识忠和孝。无意思,何必论输赢,人将老。

    (九)题卢大人陕北祭黄陵
    陵前何物祭清明,恍若当年卢省城。
    泉下果然魂魄在,也羞周宛墓曾平。

    (十)七律.抗战与保钓
    春浪几回过海东,但悲壮士不弯弓。
    心头岂止千秋恨,目下依然万里空。
    民众休为羊与雀,国家需做虎和熊。
    我求霸道争王道,何惧抛生贯长虹。

    (十一)五律.除夕感怀
    除夕独登高,乾坤似笼牢。
    人生难自己,岁月太蓬蒿。
    已行三千善,曾挨八百刀。
    风来歌一曲,幸不负鸿毛。

    (十二)五律.无题
    云怒惊飞鸟,风吹绿似潮。
    小儿追燕雀,老子学渔樵。
    万顷梧桐树,几株相思苗。
    春光当不负,细雨打芭蕉。

    (十三)雾霾吟
    万里神州尽瘴烟,春秋不见旧河山。
    沉疴早已呼吸定,顽病哪堪雨浪颠。
    一地黄金无益处,满城白罩是熬煎。
    匹夫匹妇猪一样,犹向神炉贡纸钱。

    (十四)三月十六夜吟
    风雨夜无眠,西楼独凭栏。
    红尘多少事,提笔已忘言。

    (十五)七绝.赠辛贤弟
    陈州城外扣柴扉,百合花开辣子肥。
    多少年来家国事,一轮明月不思归。
    (十六)七绝。夜读有感
    长叹人生太滑稽,自由换取一身泥。
    今朝奔着明朝事,月亮从东滚到西。
    (十七)七绝.国庆节有感
    满耳歌声满目花,春风放任到无涯。
    千秋霸业他人事,我有书山与热茶。

    (十八)
    为李逸野先生歌一曲
    汴河桥畔夫子楼,拨弄风云写春秋。看破也,千古事,灯下几回拭吴钩。明月独举谁与侔,提笔敢笑万户侯。青山在,绿水流,只是白了少年头。

    (十九)七律.送别诸君赴京
    壮士一游燕赵北,流光如雪鬓毛催。
    八千里路风同在,十万星河霜作陪。
    岁月浮沉休丧志,乾坤翻转莫停杯。
    闲来且去昭王殿,秋草萧萧土半堆。

    (二十)赠张云生先生歌一曲
    三千堤上柳,十万湖中花。一叶扁舟钓春秋,看惯鸥鹭惊云沙。
    兴起百卷字,闲来一杯茶。不羡黄金台上客,相顾唯有楚伯牙。
    (二十一)七绝.十月初八日感怀
    山河万里暮云苍,案上诗书已泛黄。
    最恨青春留不住,秋风吹老少年郎。

    (二十二)醉里胡诌
    大醉春风懒问书,梦中仙子正当炉。
    风云涤尽红尘事,白水桃花煮一壶。

    (二十三)杂感
    床头岂止万卷书,最烦与人论今古。
    敲碎铁笔不解恨,误国一群老匹夫。

    (二十四)赠故人
    江湖风云起,我辈屠龙急。雄心只在千仞上,岂与秋虫争高低。扪虱可论道,浮名若尘泥。要为人间送春色,不负梅花三十里。

    (二十五)七绝.晨吟
    从来年华不知归,春梦初醒白发飞。
    回首云烟零落处,几多辛苦肚儿肥。

    (二十六)七绝.题洗冤社
    问心无愧一腔胆,仰首凭它雪雨来。
    案上狼毫为铁剑,要将人间洗清白。
    (二十七)七绝.咏梅
    独上陈州五谷台,黄梅一树寂寥开。
    人间万事需磨砺,早有苍龙送雪来。

    (二十八)七绝.感怀
    今朝纵酒且长歌,大笑神仙束缚多。
    屈膝为了延命计,何如痴浪做疯魔。

    (二十九)题杜甫.七律.新韵
    万卷书了万里游,应怜生计未曾谋。
    小儿饿死无何奈,老伴寒啼不自由。
    傲骨已然成粪土,高才谁与换稀粥。
    三别三吏千秋在,难解当年半分愁。

    (三十)题龙尿台
    醉里直奔山中来,十万层云为我开。
    莫叹此地无风景,从今就叫龙尿台。

    (三十一)七绝.感怀
    头上青天脚下尘,读书岂为百年身。
    心中但有光明在,要送人间一片春。
    (三十二)
    七律。天下醋宗记
    陈州府北祖龙田,碧水长天柳似烟。
    造化生成今古事,阴阳融尽万千年。
    黄金有数为过客,岁月不侵称圣贤。
    能得宛丘平易法,一杯陈醋是天然。
    (三十三)七绝。咏怀
    往年总觉日头长,
    辜负青春肆意狂。
    孰料为了三碗饭,
    如今半夜写文章。
    (三十四)六言诗
    四十年来输赢,
    八千里外云风。
    一腔热血抛洒,
    教他人间太平。
    (三十五)七律。陈城遇苇子兄
    黄昏相约老陈城,
    笑看风云路不平。
    扪虱自嘲为弱智,
    闻香暗恋太多情。
    不周推倒雄心在,
    明月呼来白发生。
    抛却千般愁滋味,
    一杯浊酒一张筝。
    (三十六)题中元节
    细雨纷纷车马喧,
    街头何人烧纸钱。
    他年我若为阎帝,
    不放一鬼到人间。
    (三十七)七绝。秋雨
    一场秋雨满庭花,
    仗剑村塘捉蛤蟆。
    莫笑老夫功段浅,
    看它哪个敢呲牙?
    (三十八)七绝.午后睡醒题李逸野先生画猫
    最爱秋阳万丈高,
    泥丸拨弄懒梳毛。
    生平全仗精神在,
    鼠辈几多已遁逃。
    (三十九)七绝。感怀
    秋风细雨卧孤舟,
    看惯人间富贵谋。
    生死终归逃不过,
    也无恩爱也无仇。
    (四十)七绝。夜不眠
    细雨飘零酒半杯,
    白天黑夜两相催。
    玉皇免我钱和病,
    犹欠文章一大堆。
    (四十一)七绝。感怀
    昨夜流光不可追,
    美人无计画娥眉。
    柳湖堤上秋萧瑟,
    白发何曾放过谁?
    (四十二)七绝。仙人
    伊洛山中去访仙,
    仙人为我弄琴弦。
    长歌一曲龟虽寿,
    恨饮蓬莱不老泉。
    (四十三)七绝。夜游函谷关
    函谷关前夜雨寒,
    远山如墨似龙蟠。
    几多神鬼经行处,
    任我无聊拍石栏。
    (四十四)七绝。感怀赠李逸野先生
    我自癫狂我自歌,
    管他爱恨有几多。
    蓦然回首经行处,
    涕泪倾如大雨沱。
    (四十五)七绝。山居题郭亚东先生画作
    远望关山十万重,
    秋风横扫最高峰。
    我今把酒邀明月,
    不问人间御虎龙。
    (四十六)七绝。题李逸野、庞白虹、费新我作品照
    谁忆当年笔似龙,
    一吟三绝忒从容。
    可怜春夏停不住,
    从此风流再难逢。
    (四十七)七绝。赠自己
    朝逐扶桑暮逐云,呼来明月换微醺。
    长歌一曲催人老,犹愧天涯不识君。
    (四十八)无题
    长啸复长啸,羡煞云中雕。
    我愿生双翼,九天任扶摇。
    长啸复长啸,羡煞水中蛟。
    我愿披鳞甲,沧海逐浪高。
    长啸复长啸,羡煞山中彪。
    我愿踏风尘,明月相望老。
    长啸复长啸,向谁说寂寥。
    酒醉歌一曲,今日又颠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原文化网 ( 豫ICP备14007521号-1 )

    GMT+8, 2018-11-13 01:35 , Processed in 0.368232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4-201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